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且以深情共白头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一】
萧竹盈远远便看到那位头戴莲冠、白发黄衣的人影迈着稳健又略显急切的步伐匆匆走来,轻叹一声放下手上刚泡好的茶,“看来我的这杯茶,采铃你只能留待下次再喝了……”
风采铃心头微动,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正好看到来人已到凉亭……
“你来了?”
“我来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痴望着彼此,此刻任何的言语都是多余。
见此情景,萧竹盈团扇掩唇轻笑,一副受不了他们的样子,“好了好了,你们俩别杵在我这,要腻歪回家去……素还真,那盒子是狂刀给慕容婵的吧?我去给婵儿,你来一趟也不容易,还是好好陪陪采铃吧……”
“不,这是叶小钗托我带给你的,慕容婵那份自有别人代劳……”
“啪”的一声,手中扇子掉在地上,萧竹盈却浑然不觉,吐出的话语是惊?是喜?抑或是不敢相信?“他……给我的?”
“是,这是叶小钗央劣者带给你的”,素还真把手中的木盒递给萧竹盈。
萧竹盈双手颤抖的接过,轻轻抚摸盒身。
素还真与风采铃见状,悄悄离开。
良久,萧竹盈打开手中的木盒,盒内只有一幅画,画上是当年他为她摘青梅的情景……
“呵,叶小钗,这么多年过去,你的画技依然如此……”
【二】
“凤座最近好似很忙?”玄冥氏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还好”,朝天骄双手执起茶壶,碧绿清澈的茶水缓缓注满杯子,浓郁的茶香顿时弥漫大殿。
玄冥氏凝视着面前那双白玉般的手。
以女子的身份而言,这双手其实并不好看。白则白矣,虎口处却布满老茧,那是常年握刀留下的,还有些粗糙,大概连皇妹侍女的手都比这双手要嫩的多。
但莫名的,玄冥氏觉得这双手和皇妹那双保养过度、白嫩无暇的手一样美不胜收,也许,还要更胜。
“冰王……冰王……”
“嗯?怎么了?”
“没什么,这是异度魔界的女后九祸前些日子送来的茶叶,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有些尴尬的玄冥氏接过朝天骄递过来的茶杯,自然没发觉朝天骄耳后的那一抹红色。轻啜一口,赞道,“苦涩之中犹有一丝甘甜,饮后唇齿生香,好茶!”
其实,心不在这上面,饮一口下去什么滋味也没有。
朝天骄自是看在眼内,也不点破,唇角微微上扬,“茶也喝过了,该说你的来意了吧”
玄冥氏把手中的茶杯放回桌上,正色道,“吾今日来此,只为一件事”
看他这正经严肃的样子,朝天骄也收起脸上的轻松,“什么事?”
“今日是苦境的元宵节,不知凤座可否赏脸陪吾去看花灯?”
……
朝天骄愣了一会儿,笑道,“冰王的邀约,朝天骄岂有不应之理!”
【三】
皎洁的月光倾泻在林间,林中流淌着袅袅琴音。苏苓躺在铺了毯子的地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满天的星河,细细听释云生弹琴。
“释云生……”
“嗯?”
“你说嫂子怀的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猜不到”
苏苓闻言白了他一眼,“猜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释云生一曲终了,挥袖收起古琴。解下披风盖在苏苓的身上,夜深露重,着了凉就不好了。虽说他们是识界人,多注意些总没坏处。
苏苓还记着刚才的事情,挣扎着不想盖他的衣服,却被他牢牢按住,“有空想泰逢和苏安的孩子,还不如想想我们什么时候会有个孩子”
苏苓涨红了脸锤他胸口,释云生把她搂在怀里也就任她打,反正又不疼。
两人闹了一会儿,苏苓埋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腰,问道,“那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她的眼睛在月色下像是两颗绿色的宝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释云生轻笑,吻了下她的头发,“你生的我都喜欢,不过,我比较想要个像你一样的女儿……”
【四】
千叶传奇一早就来到太阴司,在仙殿望夜的默许、玉蝶遥星揶揄的眼神中去敲关山聆月的门。
“叩叩叩”
“来了”
关山聆月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站着的是千叶传奇,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抬手就要关门。
“聆月……”,千叶抓住她的手,一个闪身进了房间。
关山聆月无奈,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身坐回梳妆台前继续刚才未完的事–梳头。
千叶熟门熟路的找来一把椅子坐上,气定神闲的看关山聆月梳头。
“策师一大早闯入我的房间,恐怕与礼不合,还请策师在大殿稍候,待……”
“与、礼、不、合?”千叶闻言冷笑,一步一句走到她的面前,“牵过你的手、抱过你的人、住过你的房、睡过你的床,你现在跟我说与礼不合?”
“千、叶、传、奇!”
关山聆月手中的木梳“啪”的一声断掉,转身站起来怒瞪着他,胸前起伏不定。半晌,深吸一口气笑道,“既然策师这么喜欢聆月的房间,君子有成人之美,我这就去和望夜说让她给我换个房间,至于这里……就留给策师好、好、享、受了!”
说完,转身就走。
千叶看着她的背影,气恼不已。明明……他是来邀请她去苦境看元宵节的花灯的……
“聆月……”
【五】

玉辞心、寒烟翠、驺山棋一、霁无瑕四人围在一起打牌,符应女手中拿着一本医书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眼睛却盯着面前的那四个人,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看书还是在看人。
“我赢了!”
寒烟翠一句话,昭示着此局的结果。
玉辞心看看寒烟翠面前堆成小山似的钱,再看看她黑的宛若锅底、就差没在脑门贴一句“别来惹我”的脸,实在不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她在今日元宵节从佛狱回到碎岛。
“寒烟翠,……”
“王,虽然您说过要放我自由,可我还没答应,我现在还是碎岛的王后”寒烟翠一边洗牌一边说道。
符应女看着寒烟翠冷着一张脸,手里被她涂着蔻丹的指甲虐待的牌翻了个白眼,没答应?也不知道是谁在王说完那句话的第二天就包袱款款回了佛狱。
玉辞心也不跟她计较,“你是杀戮碎岛的王后,若是受了什么委屈,我自然会为你讨回公道……”
寒烟翠斜了她一眼,“王,与其担心我您还不如担心这一大家子待会吃什么”
玉辞心自是明白她的意思,破梦和十二说要趁着今日元宵节献上他们的一片孝心,亲自下厨大展手艺。儿子这么说,玉辞心哪有不允的道理?为防意外,她还让剑之初在厨房看着呢。
“有剑之初在,应该……不会有事吧?”虽是这样说,她自己也不确定。
霁无瑕倒是很放心,“有十二在,不会有事的”,再怎么样,十二也是经常下厨的,就算槐破梦什么都不做,整出一餐饭来还是没问题的。嗯,昨晚十二还说要煮红苔菜给她吃呢……
棋一倒和霁无瑕想到一块去了,“应是无事!”虽说从昨晚破梦说要亲自煮汤圆给她吃,她就在想要不要吃?吃多少才能不伤槐破梦的那颗小心脏?但是,对于剑之初和殊十二她还是比较信任的!
……
突然,“嘭”的一声传来巨响。
“怎么回事?”
符应女早已合上手上的书,看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淡定的回答道,“王,那里好像是厨房……”
……
棋一面上古井无波,内心却悄悄松了一口气。




湘灵给女儿扎好头发,又从园子里摘了一朵小花别在她的头上,问道:“夫君,好看吗?”
枫岫躺在躺椅上,看着母女俩相似的面容、穿着一样的衣服、蓝宝石般清澈剔透的四只大眼睛中期待的光芒,心头顿时暖暖的,“好看,好看极了!”
湘灵和女儿对视一笑,然后让她去看看大姨一家到了没。
“夫君啊,你怎么知道我想请姐姐他们来家里吃饭?”
“我不只知道你姐姐一家要来,我还请了拂樱和小免”
对上湘灵不解的眼神,枫岫觉得像极了女儿读书时遇上问题时的神情,颇觉可爱,忍不住捏了几下。
“夫君……”,湘灵捂着脸看他。
枫岫大笑,“小免和我说,拂樱和寒烟翠大吵一架,寒烟翠一大早回了碎岛……”
湘灵忍不住为寒烟翠打抱不平,“拂樱斋主怎么也不知让着翠姐姐?……好了,我知道你请他们来是为他们创造和好的机会,姐姐也该到了,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我去接她……”
枫岫看着湘灵一阵风似的瞬间没了影子,知道她们姐妹情深,也就随她去了。
他刚才有一点没说的是,符应女早已算好时间,让他着人去请玉辞心一家来过节,至于理由……哈,这一家子……果然有意思!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