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枫湘】仙山生活纪事

其实就是一系列的小段子

                                               01

湘灵回到家的时候,枫岫睡得正香。

院子里的桃花树下,紫色人影躺在藤编躺椅上,长发随意披散,铺满了身下的椅子,有几缕险险及地。

微风吹来,树上的花瓣打着旋儿纷纷扬扬的洒落他的身上,恍若误入凡尘的仙人,美得如诗如画。

湘灵轻手轻脚的去屋里拿了张毯子给他盖上–现在还是早春,天气忽冷忽热的,着了凉就不好了。

枫岫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嘴角上翘,呼吸绵长,平时有些凌厉的眉眼,此时却是分外的柔和。

湘灵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呆了,脸上染上几朵红霞。

哎呀,都老夫老妻了,居然还会看呆,真是……

【赭绯】明月照我心(二)


怨姬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上午看看医书,下午采摘草药,偶尔开炉炼丹。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把琴搬出来,在月华树下弹奏。

哪怕到了玄宗,有些习惯也是改不了的。
毕竟嫁的人是个道士,身为赭杉军的道侣,即使他从未要求,怨姬也是自觉的把上午看医书的时间改成了看道家典籍。

玄宗毕竟是道境第一宗门,各种经典珍藏、真迹孤本收藏量世所罕见,出于想要更加了解夫婿的欲望,怨姬自来了玄宗后,基本上上午的时间都是泡在藏书阁的。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这一行为得到了玄宗上上下下的肯定。

道境灵气充足,再加上封云山的特殊地气,这里生长了很多珍贵的草药。

怨姬每天下午都会去封云山后山采药,有时候赭杉军有空的时候也会陪她,毕竟这里有很多阵法。


赭杉军回来的时候,怨姬还在做午饭。

其实她是不需要下厨的,毕竟玄宗有食堂,她来之前,四奇也是一直在食堂吃的。
但是,怨姬自从去食堂吃了一次后,就坚定了自己在园子里弄个小厨房的决心:食堂的饭菜实在是太清淡了!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她实在不习惯。

也不知道玄宗的道子们怎么吃的下去。
幸好奇园有个小厨房,不用重新收拾一个出来。至于四个吃食堂的人怎么会想到弄个小厨房,据墨尘音说对面的弦园有个翠山行,搞了个小厨房天天弄些好吃的,他和紫荆衣也寻思着弄个厨房自己做饭,结果他们四个做的饭个个堪比“毒药”,根本没人愿意吃,久而久之也就荒废了。

“我把这个汤端出去就好了,你让金鎏影他们过来吃饭吧”

怨姬脱下围裙,就要去端白瓷汤盆。

赭杉军看着冒着热气的汤盆,再看看怨姬白嫩的双手,娃娃脸上皱了皱眉,“我来吧”
烫到她就不好了。

怨姬面带不解,“我来就可以了,你去叫他们吃饭吧……”

赭杉军摇了摇头,上前端起,“他们不用叫,自己会过来的”

说完,自己端着汤盆去了大厅。

怨姬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到了大厅,金鎏影三人果然已经坐好,就等着开动了。
食不言是六弦的规矩,在四奇这里是行不通的。
小的时候,紫荆衣就皮,还挑食的很,一顿饭下来金鎏影和赭杉军被支使的团团转。后来,墨尘音来了后,两个人加在一起更是来劲。
他们几个在食堂吃饭,桌上基本没坐过四奇以外的人,玄宗上上下下基本就没有不被紫荆衣捉弄过的人!

金鎏影在一旁默默地吃饭,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不只是因为慢了就没得吃,他更怕的是紫荆衣待会指不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然,紫荆衣端着碗戳着里面的米粒,眼珠子在对面的红衣夫妇那转来转去,“怨姬你这几日可有事?”

怨姬正在跟碗里堆得小山高的饭菜做奋斗,赭杉军给她夹了好多菜,但是她真的吃不完啊,看来今晚有必要跟她谈一下女性的食量和身材的问题了。

猛然间听到紫荆衣叫她,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啊?嗯……应该无事”

紫荆衣很高兴,“玄宗每月初一、十五都会派道子下山给百姓义诊、送药,金鎏影那天有事,不知你可否代他前去?”

初一、十五啊,三天后刚好是十五呢,怨姬点了点头,“我本是医者,自然义不容辞”
赭杉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金鎏影那天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金鎏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既然紫荆衣说他有事他就有事吧,“不用,我自己能应付”
他才没有要人帮忙的习惯。

紫荆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捧着碗继续悠哉悠哉地吃饭。
这饭确实比食堂好吃多了。但可惜啊,怨姬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做点心……
突然,紫荆衣看了看赭杉军,再看看墨尘音摇了摇头,又看看金鎏影,不住点头……是不是该给金木头找个媳妇儿了?

墨尘音一偏头正好看到紫荆衣眯起来的眼睛,抖了抖:紫师兄又有什么歪点子了?不知道这会倒霉的是谁?

【赭绯】明月照我心 (一)

来个温馨点的,给自己换个心情


怨姬醒来的时候,身侧的床铺一片冰凉,想来赭杉军已经起了很久了。

赭杉军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嫁进玄宗这段时间赤云染他们也跟她说过赭杉军是整个玄宗最勤奋、努力的人,不管是练功也好,平时的早课、晚课,他向来是从不懈怠。

所以,他是上早课吧?

虽然理智上能够理解,但怨姬心里还是有点不满,毕竟……他们正新婚呢。

说起这件事,怨姬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总觉得像是一场梦。

和赭杉军的相识,是很久以前了。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奇遇。她是医者,他来求医,如此而已,再平常不过。

不同的是,大概两人的性子比较合拍,从那以后,她和赭杉军渐渐成了朋友。

赭杉军每次奉命下山除妖时,会顺路来灵蛊山看看她,她也会在他受伤时强硬的帮他治疗,有时候送他一些丹药。

原本,他们应该会一直保持这样的交往,不会有别的。毕竟,他是道门中人,第一次见面他便说过,自己早已献身大道,此生所求唯道之一字。

原本,该是这样一直下去。

可惜,后来她被家人强制带回红楼剑阁,比武招亲。
身为剑阁中人,达到一定年龄之后,必须进行配种,为剑阁生下优秀后代。

这是红楼剑阁数百年的规矩,从来无人能够违抗。

但她不想要这样的人生,否则当初便不会逃出剑阁,独居灵蛊山。

可惜,她还是被抓了回来。

怨姬无奈,只得向赭杉军求助。

她请他来参加比武招亲,等事情结束之后,他们再合离。

她是这样打算的。但是,赭杉军说,婚事既成,他们便是夫妻,为何要合离?玄宗弟子有道侣的并不少。

怨姬愕然,但无法否认的是心头那一丝喜悦。

就这样,她随他回了玄宗,果然见到不少成双成对的玄宗弟子。

她不知道寻常夫妻是如何相处的,但是看了玄宗其他道侣们的相处模式,赭杉军对她……还算得上体贴?

也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外面天已大亮,玄宗的弟子们早课也该结束了。

怨姬起身下床,梳洗完毕后,打开房门,果然看见紫荆衣和墨尘音一前一后回来。

四奇的道舍是一座大园子,里面有四座小楼,分别是金、紫、赭、墨四人所有,园子里只零星种了些花草,据墨尘音说,这还是他和紫荆衣无聊的时候种的。

怨姬看不得园子这么空旷,跟他们四人说了下,就另种了些奇花异草,还专门辟了一小块地儿种了些草药。

紫、墨二人和怨姬打招呼,墨尘音跟她解释赭杉军和金鎏影被宗主叫过去了,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让她先去食堂吃饭。

怨姬笑着应了。

这时,一个小道子“嗒嗒嗒”地跑过来,手上还提着个食盒。

小道子跑到怨姬面前停下来,“师嫂,赭师兄让我替你打了些早饭”

墨尘音打趣她,“我怎么不知道赭这么会关心人了啊”

紫荆衣摇了摇手里的扇子,“想当年墨小四你病的那么厉害,赭他也只是把你背到食堂而已吧?”

墨尘音不住点头,“可不是吗?”

怨姬一张脸像是着了火,尴尬的接过食盒像小道子道谢。

小道子挠了挠头说不用,一溜烟跑了。

原来师嫂真的这么漂亮又温柔,声音也好听,也不枉他硬是从师妹手里抢了这活儿了。

【侯翠】二十四

现代架空,内含私设,ooc严重预警,慎入
内含枫湘





4岁。

“小翠,这是拂樱”

“拂樱,这是我女儿寒烟翠”

咒世主一手牵着小女儿,为两人做介绍。拂樱是他资助的学生,从今天开始会当他的助手会进入公司。

他妻子早逝,工作又忙,一年到头在家待不了几天,没空照顾孩子。交给保姆也不放心,女儿以后大半要靠拂樱照顾的。

小小的寒烟翠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牵着咒世主的手,精致的小脸上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你好,拂樱”
咒世主皱眉,“小翠,你应该叫哥哥”

毕竟,拂樱也十六岁了,比她大了十几岁,怎么能直接叫名字?

寒烟翠想起那个只会暗地里欺负她、天天抢她东西吃,还以弄哭她为乐的‘哥哥’,不高兴的撅起小嘴,“不要,是拂樱”

“你……”

咒世主怒,就要发作,被拂樱拦了下来,“叫名字也可以……”

他自然知道咒世主的意思,以后,他和这个女孩,估计要相处很久。

“你好,我是拂樱”

身着一件粉色衬衫的俊朗少年蹲在她面前,笑着对她伸出手。

这是寒烟翠与拂樱的第一次见面。

“我是寒烟翠,你可以叫我小翠”









8岁。

拂樱一进门就看到某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抱着个娃娃,坐在沙发上,满脸写着“不高兴”。

随手把身上的墨绿色西装脱下,拂樱挨着寒烟翠坐下,揉揉她的头,“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小小的寒烟翠眼圈一红,“爸爸没回来”

今天可是她的生日,虽然从她有记忆起,父亲好像就给她过过一次生日。

怀里抱着的娃娃都被她揪掉了好几撮毛,幸亏这是个死物,否则一定抗议她的虐待行为。

拂樱习惯性地开始顺毛,“对,今天可是我们小公主的生日呢……”

“你记得?”

小姑娘惊讶又欢喜的眼神,让拂樱很是受用,“我自己的生日不记得,也不能不记得我们小翠的生日啊”

“那,礼物呢?”

小姑娘就这么朝他伸出了手,嫩嫩的脸蛋像个苹果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期待地看着他。

拂樱失笑,“你等下”

他转身回了卧室,拿出一个绑着粉色蝴蝶结的礼盒,放在她的面前,“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小姑娘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拂樱,我们一起拆好不好?”

他点头。

两人一起小心地拆开这份礼物,一个半尺高的瓷娃娃静静地躺在那里:精致的脸蛋儿、粉色的公主裙,手上还拿着一把小花伞–这娃娃是照着寒烟翠的样子做的。

“哇!她和我长得好像,好漂亮!谢谢你,拂樱”

一个带着口水的香吻“啪叽”印在了他的脸上,拂樱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亲他呢,也不枉他为了这个娃娃提前几个月就找商家定做了。

16岁。

宁静的咖啡馆内,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相对而坐。

寒烟翠半垂眼帘,莹白如玉的手细细搅动面前的液体,不知到底在想什么。

“你……”

算了算开会的时间快到了,拂樱不得不开口终止这无声的沉默,却也不知该怎么说。

这种事,他也没经验啊!

寒烟翠抬眸看他,眼中古井无波。

“咳,你也长大了,女孩子情窦初开什么的很正常,我也不是要阻止你……”

“只是莫要耽误了学习”

“你还小,那些花言巧语的男孩子太多了,小心被他们骗了”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那个男孩子带来让我看看”

要说的话一口气说完,拂樱在心里悄悄舒了口气。

开解情窦初开的少女、阻止早恋、棒打鸳鸯这种事,他还真没干过!重点是这是老板的女儿啊,要是他的女儿……肯定二话不说,先揍死那个男的!虽然他现在也挺想这么做的。

“我没有喜欢的人”

寒烟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眼前的人解释。

难道要她说是班主任搞错了,早恋的不是她,而是好闺蜜湘灵看上了她们的语文老师偷偷写了情书要她帮着修改结果被她死对头发现以为抓到自己的小辫子,幸灾乐祸的跑去告状,所以班主任通知家长也就是拂樱对她进行再教育的原因?

她现在无比庆幸那封情书还只是个半成品,没有出现任何人名!

寒烟翠轻啜一口手中的奶茶,紧紧的握着暖暖的杯子,“我只能说我没有早恋,至于其他的,我不想说”

湘灵喜欢语文老师枫岫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麻烦就大了!枫岫会不会被安上个勾引学生的罪名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也无所谓,但是她担心湘灵会受到伤害。

流言蜚语,从来都是最伤人的!

今天要是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她早就不耐烦的了,哪怕她爹咒世主来也一样,可来的是拂樱,他不一样!
拂樱点点头,“我相信你!”

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她是怎样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哪怕她亲爹咒世主也一样。

既然关于“早恋”的事已经明了,拂樱便急急赶回公司。咒世主和太息公都在欧洲忙着拓展那边的市场,国内的事务全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每天忙的连轴转,今天来见寒烟翠也是好不容易抽出来的时间。

寒烟翠看着拂樱发动汽车回公司,他本来想让家里的司机来送她回学校的,她不愿意。反正就这几步路,又不是太远,待会儿慢慢走回去也就是了。

“叮……”

寒烟翠点开手机,是湘灵发的短信:枫岫离职了!

寒烟翠嘴角忍不住上扬,“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

店内的其他人闻言看了看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不由得在心里嘀咕: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别是个傻子吧?

这番动静寒烟翠自然不知道,回了湘灵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回学校。

这家店的奶茶也挺好喝的,那个人走了,湘灵肯定会很伤心,给她带杯她最喜欢的红豆奶茶吧。

想到湘灵每次喝饮料的时候那种满足的像猫咪一般的神情,寒烟翠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拂樱忙完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拂樱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身上的西装随意搭在臂弯,拂樱伸手松了松颈子上的领带,把衣服抛在沙发上,推开卧室的房门,打开灯,准备脱了衣服去浴室洗澡,床上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拂樱,你回来了?”

软软的声音刚被吵醒,还带有一丝迷蒙。

拂樱正解扣子的手停了下来,上前拉开被子,果然是寒烟翠。

“你怎么来了?”

咒世主长年不在家,他又不放心把寒烟翠丢给保姆,所以寒烟翠从小到大住在拂樱斋的时间比在她自己家的时间还长,这儿还专门给她留了一个房间。

至于睡他床上这件事,两人表示:这么多年,习惯了!
寒烟翠坐起身揉揉眼睛,推了推他,“你先去洗澡,快去……”

拂樱无奈,摇摇头去了浴室。

稀里哗啦的水声传来,寒烟翠坐在床上怀里抱着颗枕头。

她今天心情很不好!

而她有个习惯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跑来找拂樱,反正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湘灵为了那个楔子的离职哭了一个下午,还说要去找他。寒烟翠不知为何,心里很不舒服,她心疼湘灵,恨不得把那个楔子狠狠揍一顿。

也不知道他写的什么破书,把湘灵的魂儿都勾走了!走就走呗,干嘛非得让湘灵知道呢。

“都是楔子的错!楔子是个混蛋!……”

“楔子是谁?他惹你生气了?”

寒烟翠抬头,拂樱已经洗完澡,正穿着睡衣手里正拿着毛巾擦头发。

寒烟翠撇了撇嘴,“不用管他”

自己爬下床找了吹风机把拂樱按坐下给他擦头发。
这种情景,并不是第一次。

她身上穿的睡衣、脚上穿的拖鞋,都是他买的。

记忆中的小姑娘不知不觉真的长大了呢!

看着镜子里给他吹头发的姑娘,少女身材初具风姿,他如是想。

吹完头发,看着寒烟翠非常自觉、没有一点犹豫的爬上床,还让他赶紧上去,拂樱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小姐啊,祖宗啊,你现在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不是六岁的小孩子啊!

看他这少见的犹犹豫豫的样子,寒烟翠翻了个白眼,“我都跟你睡了多少年了,现在才不好意思……再说,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啥”

拂樱:……









18岁。

“拂樱,我想和湘灵一起去法国留学”

寒烟翠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父亲这么信任他,只要他去跟父亲说,他一定会答应的。

拂樱没有反应,全副心神都在面前的一摞文件上,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看着他桌上堆得这些文件,寒烟翠有点不好意思,公司的事她好像都没帮过什么忙,自从父亲和太息公常驻欧洲后,国内的事包括她自己就一直是拂樱在负责了。

但是她知道,他一直都很忙。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能和湘灵一起去法国的诱惑太大了,只有他能帮她,“拂樱……”

“你父亲已经给你联系好了美国的学校,下周你就过去”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寒烟翠瞪大了眼睛,“我为什么不知道?他不是都多少年没管过我了吗?我不去!”

“你、必、须、去!”

他看着她,眼里没有丝毫温度。

她在他身上找不到那个朝夕相处的人的影子。

寒烟翠突然明白过来,这是凯旋侯、不是拂樱,不是拂樱斋的拂樱。

这个事实让她很难过,她不是不知道凯旋侯是什么样的人,只是,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那个喜欢粉色所以从小把她打扮成粉色、会做饭、会逗她开心的拂樱。

“我不会去的!”

丢下一句话,她转身离开。

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路跌跌撞撞的快速走向电梯,她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她绝对不要去美国。

一路上很多人跟她打招呼,一声声的“大小姐”让她心情更不好。





最后,她还是去了美国。

“湘灵可以去法国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法国学那什么破经济?”

她不甘地问他。

“因为她有一个好兄长”

他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她无语。

想想湘灵的兄长,再想想她自己的哥哥……寒烟翠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妙极了的答案!

“你知道火宅佛狱养活着多少家庭吗?……如果你不去,难道以后要把它交给你哥哥?你知道后果的……他是异数,不是那位救赎……”











24岁。

寒烟翠一袭深色抹胸礼服,挽着身旁拂樱的手。虽是面带微笑,但眼底的不郁却是无法隐藏。

今天是枫岫和湘灵的婚礼。

枫岫就是当年湘灵看上的那个老师,是那个靠着一本小说让湘灵不可自拔的楔子。

兜兜转转那么多年,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如果知道当年湘灵去法国是为了追枫岫……如果她当年陪她一起去……罢了,这世上又哪来那么多如果?

“你若是不舒服,我们待会儿早点走”

拂樱看出她的不快,提出建议。

寒烟翠摇头,“我想,看着她幸福”

拂樱眼底闪过一丝赞赏,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啊。

这场婚礼从开始,寒烟翠都是有点心不在焉的。

她看着槐生淇奥牵着盛装的湘灵走进礼堂,说起来这位当年也是差点成了她未婚夫的人呢,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成女的了。

她看着枫岫和湘灵在牧师面前许下一生一世的誓言,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看着他们亲吻。

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心有点疼,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可能她也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拂樱大概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小声问她怎么了。

她勉力冲他笑了笑,她没事,真的没事。

只是……可能刚刚发现一件她忽略了很多年的事。

后来的事她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还在新郎和新娘来敬酒的时候冲枫岫放了一句狠话,当然,说的什么她自己也不记得。

后来,还是拂樱把醉成一滩烂泥的她带回家的。

她现在还是住在拂樱斋。

大概是习惯了吧,从美国回来后,按照父亲的安排进入公司,住在这里正好每天搭拂樱的顺风车,多方便。

这样,很好。





“拂樱,嗝,你说……湘灵怎么就看上了那个老头子呢?”

“大概是……那不是个普通的老头子”

寒烟翠狠狠点了点头,“那是个特别烦特别烦的老头子!”

“好,他是个特别烦特别烦的老头子……你先做好,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好不好?”

拂樱手忙脚乱的把她按在沙发上,不行,他也要受不了了,刚才被寒烟翠吐了一身,这个滋味真是……

快速放好洗澡水,拂樱赶紧回去要把那只醉鬼扔进来,“好了,小翠,你赶紧来洗……”最后一个字消失在喉间。

他看到了什么?拂樱恨不得挖出自己的眼珠子,寒烟翠居然已经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剩。

他赶紧过去随手给她披上衣服包起来,“你怎么把衣服全脱了?”

寒烟翠有点委屈,“嗝……不是……你让我脱的吗?”

拂樱气结,“我什么时候让你脱衣服了?要脱也得进了浴室再脱啊”

七手八脚的抱住她,然后打横抱起,拂樱是真想就这么把她扔进浴池,但总归还是有那么点舍不得,还是略轻柔的把她放进了池子里。

自己转身欲走,却冷不防被她给拽进了浴池。

全身衣服都被弄湿的拂樱怒极,抬头正要发作,却突然怔住。

寒烟翠的身上本就被他随便披了件外套,经过几番挣扎,现在基本全从身上滑落,露出如玉肌肤,凹凸有致的身子。

偏她自己还没个自觉,身子一歪又要靠过来,拂樱怕她摔了,伸手扶住她,掌下嫩滑的肌肤,却让他感觉发热……

迷醉间,拂樱脑海中突然蹦出老板那张脸……

他顿时打了个激灵,什么遐思也没了,把寒烟翠捞出来,闭着眼睛用毛巾随便给她擦擦,直接扔到了床上,然后自己去洗了个冷水澡。

第二天,宿醉醒来的寒烟翠不明白拂樱为什么对她冷着一张脸。

还连续好几天不给她做饭吃。











28岁。

寒烟翠手上提着一堆补品,脚上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湘灵前天夜里生了个女儿,她最近一个月都在国外出差,下了飞机听说这事直接就让拂樱驱车直奔医院。

问了前台湘灵的病房号,寒烟翠快速走过去,却在快到房门时陡然停了下来。

房间里有说话的声音,不知道是谁。

她放轻了脚步,轻轻推开门,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锁。

透过门缝,她看到枫岫正端着碗,喂湘灵吃东西。

湘灵靠在床上,一身病号服也无损她的美丽,大概是刚生过孩子,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眼睛却是极为有神,对着枫岫笑的弯成了月牙,整个脸上都布满了“幸福”两个字。

寒烟翠悄悄的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为他们虚掩上门,转身离开。

屋内,湘灵推推枫岫,“是不是有人来了?”
枫岫把碗放在床头柜上,“我去看看”

寒烟翠一路小跑,跑到医院门口时看到拂樱,一下子扎进了他怀里。

刚停好车的拂樱走到门口就被寒烟翠这突来的一扑差点撞倒,感受到胸前衣服上的湿意,顿时冷了脸,“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寒烟翠从他怀里抬起头,眼睛上虽还挂着几滴泪珠儿,但脸上却是笑着的,“没有人欺负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我们回家吧”

回家?拂樱看了看她挽着他胳膊的双手,“好”

至于他俩来医院是看湘灵和孩子什么的,他不是傻瓜,自然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晚上,云雨过后,寒烟翠趴在拂樱身上,突然说道,“拂樱,我们明天去民政局吧”

拂樱一惊,看向寒烟翠。

她微撑起身子,被子下滑,露出大片白皙嫩滑的皮肤,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还重重亲了口他的下巴。

他的回答是……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好……”













4岁到28岁。

16岁到40岁。

二十四年的相依相伴。

余生,还请你继续指教!

说萧竹盈配不上、对不起叶小钗的能不能省省,萧竹盈的一生能惨到这种程度,叶小钗起码得负一半责任!
说钗粉都希望叶小钗再找一个,还一本正经的给别人科普的……能看一下外面的世界吗?起码微博还有活着的钗盈粉呢。再怎么地,叶小钗心里她是唯一的妻子啊!
8012了,也别拿风踩萧了,两位夫人已经够惨了,有事的时候拿这个踩另一个,没事的时候天天拿床上那点破事往死里黑这两位,也够了吧

希望新异数有萧姑娘新偶!再不济,反正墓碑肯定有新的吧

bgm:为你成全出场:南湘翠、蔺练赤、明珠求瑕织语长心、饶悲风月灵犀、羽人非獍姥无艳、佛剑言倾城、疏楼龙宿霜旒玥珂、剑子仙迹剑子仙姬、潇潇半花容、劫尘冰无漪、紫荆衣莎罗曼、山龙隐秀灵犀指瑕、无衣师尹越织女、不二做夜愁雨

【素风缘】端午:关于儿媳妇

内含私设

“娘亲,你包这么多粽子做什么?”

顶着父亲‘慈爱’的眼神,素续缘终究还是开口问正在厨房忙碌的母亲。

毕竟,这做的也太多了吧?各种口味的粽子已经堆满了一张桌子,鲜肉的、火腿的、蛋黄的、豆沙的、蜜枣的……,等等,娘亲,咱们家没人吃甜粽啊?

“送人啊”

风采铃说话间手上又包好了一个豆沙粽,脸上不知道什么沾上了一颗饭粒,素还真抬手温柔的帮她擦掉。
素续缘心头狂跳,看向自己父亲。

往年娘亲也会包粽子送人,但是也没有这么……大场面吧?

知晓儿子的意思,素还真轻咳一声,好似不经意地问起,“夫人今年可是预备去隔壁金光镇的镇长史君子家?”

“对啊,不止金光镇的一干好友,还有域界镇呢,自从纪公子和飘雪成婚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飘雪了”
她口中的纪公子和飘雪乃是隔壁域界镇的镇长纪无双和他的夫人白儒飘雪。

素续缘闻言大惊,立马向自家父亲求救。他还没有傻到真当母亲是去普通访友的。

听说史君子膝下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已经成年,白儒飘雪在域界结识的姐妹众多,再想到母亲最近的行为,他还能不知道娘亲说是去访友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娘亲啊,娶妻什么的,我真的不急啊!

采铃最近好似经常外出访友?还都是有女儿的人家?素还真心思转换,瞬间明了。儿子都向他求救了,心下虽是好笑,却也不能当没看见。

他也希望儿子能有个相伴一生的人,只是这种事毕竟急不来,“采铃,正好我与史君子也久未相见,金光镇就由我走一趟吧,至于纪无双,听说域界最近出了不少事,纪夫人未必有空接待你,不如暂且按下,他日我陪你一起去可好?”

风采铃把手头上的活干完,就着素续缘端过来的清水净了手,又接过素还真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听到素还真的话不由笑出声,“你们啊……我又不是非要逼着续缘立刻给我找个儿媳妇,你们至于吗?”

虽说她确实很羡慕玉辞心有两个儿媳妇,她也希望有漂亮的儿媳妇陪她下棋,陪她练剑,不,舞剑给她看。但是,她也知道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

她只是想续缘能多认识些人,能不能成自然还要看他自己,这父子俩至于如此吗?

素续缘不好意思的微红了脸。

素还真倒是一脸坦然,“那采铃你的意思是……?”

风采铃嗔了他一眼,“还能什么意思,我明天哪都不去了”

话都到这份上了,她还去干嘛。不过,她也确实和好友们很久没见了。

素续缘一脸劫后余生。

素还真心内也是暗松一口气,虽说他很欣赏史君子,但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愿意去他家的。

为什么呢?因为史君子已经退休了,现在金光镇的镇长是他的长子俏如来。史艳文倒是时常携着夫人刘萱姑天南海北的到处跑,要么就是和一堆老友喝茶聊天,抽空指导一下几个儿子。

素还真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嫉妒,这样的日子他做梦都想!

也不是没想过把自己的担子交给续缘,只是吧,看看金光那位新上任的镇长俏如来,短短几年这变化……
虽说欣慰他的成长,但是看看自家软萌的儿子……果然,他还是没有史艳文那么狠心。他舍不得,还是再等等吧,自己再辛苦几年。

唯一让素还真觉得有点欣慰的是域界的镇长纪无双。年纪轻轻就当了镇长,想退休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
毕竟,他的孩子可还没影呢!

“明天我哪都不去了,还是趁着端午,把她们请来家里吃粽子吧”

管她金光、域界还是霹雳本镇的,大家在一起聚聚多好。

素续缘:“……”

风采铃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听说秀泷也从东瀛回来了,还真,你让她明天带着女儿一块来吧”

至于为什么不是她或者续缘?采铃表示她不想说。

自从某次不小心说出如果续缘晚点出生,就可以和莫家的小姑娘订娃娃亲之后,莫召奴简直是防狼一样防着他们一家。

素还真:“……”

祝大家端午快乐!

从当初看完青衣就想拉娘一下,这个mv也是做好很久了,本来是想做几个拉郎、拉娘放一起的,不过现在看来是遥遥无期了......日常期待新异数早点出来,拉郎向也能多点素材!

立帖为证,新异数出来后把这个补全!!!

【霹雳拉郎】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就是几个拉郎脑洞

                                     【一】

进门前,他特地把那一身象征着凯旋侯身份的墨绿色衣服换成了粉红。

“阿爹,你回来了?”

拂樱一进门,就被年约五六岁的女孩拉到了饭桌前,“饭我已经做好了”

只见饭桌上已摆好了整整齐齐的碗筷和饭菜:熬的软糯可口的米粥、一个茄子烧肉、两个清炒时蔬,还有个紫菜蛋花汤。

拂樱满脸复杂的看着有七八分肖似他、唯有一双眼睛随了她母亲的女儿。

她才多大?虽然眼前的女儿一身干干净净,但是毕竟只有六岁,他又如何想象不到她能做出这些有多不容易?
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囡囡,我不是说了这些事有我吗?你还小,不要再进厨房了”

“可是,这样阿爹会很辛苦,阿爹本来就够忙了……”说到后面,女孩的声音逐渐减弱。

软软糯糯的声音,却似一道闪电直击拂樱心底。

转身在椅子上坐下,拂樱怜惜地把女儿抱在腿上,“抱歉,囡囡,等过段时间佛狱的子民稳定下来,阿爹就能多些时间陪你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过段时间具体是多久。佛狱的重建啊,大概还需要很久很久……

“真的吗?阿爹”小女孩惊喜的搂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面颊。

“如果,阿娘也能醒来就好了”

女孩抱着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怀里,忍不住轻声低喃。

拂樱面色一沉,忍不住抱紧了她,“总有一天,她一定会醒来的……”

……

晚饭后。

拂樱把女儿哄睡之后回了自己房间。

烛光摇曳间,依稀可见床上躺着的美丽身影。

“曼睩,我们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大了……抱歉,我没照顾好她,反而还让她担心我……”

拂樱在床边坐下,从她的头发、眉毛、眼睛开始,一点一点细致的抚摸。

哪怕沉睡多年,她美丽依旧。拂樱时常看着她,就想起当年女儿还未出生的时候。

“你都睡了六年了,快醒来吧,醒来看看我们的女儿”
“刚才,她问我有没有后悔过”

“凯旋侯做事从不后悔,对你,也是一样……但是,若能重来,我绝对不会累你至此……”

                               【二】

“三日后,我便要嫁到杀戮碎岛了”

墨色道者抚琴的手稍顿,“素闻杀戮碎岛戢武王之贤名,在下恭喜姑娘喜得良缘”

“墨、尘、音!”

寒烟翠满脸怒容,温柔的声音饱含幽怨,“你明知我心里的人是你,为何还要如此伤我?”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墨尘音叹了一口气,终于抬头看她,“执着是苦……”

“可我……甘之如饴”

她眼中隐有泪珠却又一脸坚定的看着他。

墨尘音狠心避过她的眼神,“吾早已决定献身大道,此生注定与红尘无缘。戢武王……”

“够了!”

他未完的话被她粗暴的打断,“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话,戢武王再好又如何,我又不喜欢它……”

状似癫狂,却又满含悲怨。即便如此,寒烟翠也一直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她是绝对不会在他面前哭的。

两人静默无语。

良久,寒烟翠转身背对他,“三日后,我希望你能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这三日,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无论如何,我会一直等你。

                                    【三】

“你拉的曲子侬喜欢,再来一曲”

天刀愕然的看着这位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红衣女子,一头醒目的大红卷发,同色衣裙,一把碧色之剑插在胸口,绝顶容颜与轻灵气质却如林间精灵。

难不成,他今日真的遇到了精灵?

“跟你说话呢”

面前的精灵好像生气了?天刀仍然傻傻的看着她。

“喂,侬跟你说话你是当侬在唱歌吗?”

妖应眼一瞪便要发作,这人看着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

“抱歉”,天刀发觉自己一直盯着面前的姑娘颇为失礼,尴尬的道歉后,重新拉起手中的二胡。

哀怨的曲调再次在林中响起,妖应一个转身扬袖,直接靠着天刀坐下。

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天刀拉二胡的手一顿,错了一个音。

不过,这姑娘好像没听出来?

星空,明月,树林。

一刀龙,一剑灵,一曲。

……

“你叫什么名字?侬下次还来找你听曲儿”

听曲儿?她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天刀僵笑,“天刀笑剑钝”

“什么钝?侬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妖应的手已按上了胸前的剑柄。

天刀自是看到了她的动作,“在下天刀笑剑钝”

“笑剑钝?”妖应冷哼,“把你的刀拿出来,居然敢嘲笑剑钝,拿出你的刀跟侬比划比划”

“算了,侬要回家了,否则待会风光又要念了……”

“喂,钝刀的,侬改天再来找你比剑、听曲儿,记住了,侬是万剑之王–妖应封光”

天刀看着她红色的身影眨眼间便消失在林间。

妖应封光……吗?

不过,钝刀的?这是什么称呼?他叫天刀笑剑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