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侯湘】长相思

@酒久    你点的侯湘

https://m.weibo.cn/status/4284515637405903

【曲月/现代架空】终有时

@云九倾    你的曲月

“妈妈,我们走了”

年约五岁的小女孩牵着身旁老人的手,蹦蹦跳跳地向母亲摆手,精致的脸蛋笑的像个红苹果。

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口微微颔首,“爸爸,小雅就拜托你了”

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看了眼手上牵着的外孙女,素来严肃的脸上闪过一抹温和,“我送她去幼儿园,你去上班吧”

年轻的女子目送他们远去,转身回去提着包急急忙忙的赶去上班。

这便是太史侯和月灵犀父女,那漂亮的好似洋娃娃般的小女孩便是月灵犀和曲怀觞的女儿。

时间就像流水,轻轻一眨眼,便从指缝溜走。

距离当年那件震惊全国的顶尖学府学海无涯案件已经过去了五年,除了亲身经历的人,看客们早已忘却此事。

但月灵犀永远不会忘记,因为牵涉其中的都是她最亲的人。

弦知音、东方奕死,太史侯被判两年牢狱,曲怀觞也在警方寻找许久被告知牺牲。月灵犀为悔婚一事向饶悲风道歉,并婉拒了他,一个人离开了那座城市,最后在这座海边的小城定居下来,并生下和曲怀觞的女儿小雅。

对于太史侯,她的感情很复杂,起初她的确是恨着他的,因为她的母亲。所以,他在监狱的那两年她从未去看过她。但是,这三年来若不是他,她一个人绝不可能将小雅照顾的那么好,也幸亏有小雅这个调和剂在,他们父女的关系这几年缓和了很多。当初,如果没有小雅的存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这是她的地址,去找她吧,我知道你已经盼了很久了”

英俊斯文的青年拿起桌上的便签,紧紧的攥在手里,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白,“多谢”

当年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也许是老天也可怜他,最后还是没死成。只是当了几年的植物人,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恢复治疗,灵犀一直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现在,他终于能去见她了。

“她家里有个巨大的惊喜在等你”

圆脸、分叉眉的长官大声喊完这句话,只见已跑了老远的青年远远的冲他挥了挥手,表示听到了。

长官摇摇头,却在看到桌上的相片时,扬起了笑容,“采铃,又有一对有情人要终成眷属了……”

语中蕴含无限感慨,却又充满了祝福。

相片中的粉衣女子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眉眼弯弯、嘴角上翘。

【樱湘】相伴

@苏黎世的流浪喵  之前指定的侯湘小甜饼

传说,樱花谷四季如春,樱花长年不败,谷中更有数不尽的灵丹仙草,奇珍异兽。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俊秀的男人,风度翩翩、潇洒俊逸,谈笑间,杀人于无形。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回眸一笑,便让男人甘愿舍生忘死,只为博佳人一笑。

还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逢人便笑,有时候,还会送人礼物。

……

樱花谷是个危险的地方。

这一点,困流山附近的人都知道。

樱花谷的传说前前后后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前去寻宝,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人再没出现过。

久而久之,樱花谷便成了困流山居民口中的“禁地”,再无人敢提起。




樱花谷。

“斋主……”

少女的声音第三次传来,躺椅上的男人依然巍然不动。

只是这一次,少女的耐心好似已渐被磨灭,只叫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男人在心里撇撇嘴,他的少女这就失了耐性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小心翼翼的踏进屋内。

男人几乎是立刻甩下盖在脸上的书,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果然看到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快步走到门口,扶着她到桌旁坐下,“你怎么来了?”

湘灵扶着肚子小心的坐下,白了他一眼,“小免叫不来你,我只好亲自来了”

她如今已经有七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大的离谱,身体越发笨重,去哪都不方便。

拂樱捻起一块糕点喂到湘灵嘴里,才在湘灵身边坐下。

她自怀孕以来,经常会饿,拂樱也就养成了多做糕点、随时随地投喂的习惯。

“等那匹狼走了,我自然就去见小免了”

湘灵咽下嘴里的糕点,闻言噗嗤一笑,“那匹狼?那可是你女婿……”

这都多少年了,女婿在老丈人心里还是查无此名,顶多……从‘意图拐走小免的大尾巴狼’变成‘拐走小免的那匹狼’。

果然,拂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我可没承认过!”

他的小免、他的少女啊,怎么就被一匹狼给拐跑了呢?

他会给小免做衣服吗?会每天给她做饭吗?会做她最爱吃的千丈青吗……

湘灵忍不住好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子……小免这都百多年了,还是没能嫁出去。也亏得那匹狼天天上门提亲,提了一百多年,从最初的每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到现在能完整的在谷内待个几刻钟,也是一种进步不是?

“小免你都这么舍不得,以后肚子里这个长大嫁人怎么办?”

虽然现在还不确定是男是女,不过湘灵有种预感,她家夫君心心念念的女儿应该是跑不掉了。

肚子里这个啊……

拂樱看着湘灵高高隆起的肚子,想象着过段时间出生的小女儿。什么?你说可能是儿子?不可能!百分之百是女儿!他确定!

女儿有一头像她母亲的金发,随她娘的湛蓝色眼睛,像他一样高挺的鼻子,穿着粉粉嫩嫩的小裙子,甜甜的叫他爹爹……

嫁人什么的,见鬼去吧!

拂樱伸手摸着湘灵的肚子开始唠唠叨叨,“女儿啊,爹爹将来绝不会让你像小免姐姐一样被狼给叼跑的……”
湘灵扶额,完了!看来肚子里这个将来想要嫁人比小免更难!

刀婵
品月
侯湘
剑玉
莫泷(be)
曲月

以上,全部get!

【枫湘】仙山生活纪事 02

【枫湘】仙山悠闲纪事

湘灵以前从未进过厨房,做饭什么的更不用想。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是一国公主,就算再不受宠,地位在那放着。

枫岫……更不用说,这些方面的技能从来没有。

但是,两个人过日子,衣住行都好解决,食这一项是无论如何都免不了的。

幸好,仙山上有不少厨艺大家。这个时候,湘灵就不禁觉得苦境的姑娘真是多才多艺!在家里缝缝补补、捣弄各种吃食,在外能打架,碰到什么节日举行活动时还能上去表演个节目……苦境果真能人辈出啊!

做饭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很容易嘛。湘灵看着面前一大桌子的美食,有点得意。

“采铃姐姐说最好再有点儿小酒,唔,枫岫估计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我去打一壶醉春风好了……”

湘灵临走前细心的把桌上的饭菜盖好,雀跃着打酒去了。

枫岫和隔壁的伏龙先生下完棋,回到家却是空无一人。
只满桌的饭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枫岫觉得自己有点饿了。

他是知道湘灵最近在跟风采铃学厨艺的事,看起来……成果不错。

以后应该不用再吃残林外卖了吧?再好吃的东西,也禁不住天天吃啊……枫岫一边想着以后的口福,一边拿起筷子夹了根青菜尝了一口,瞬间百般滋味在舌头:酸、甜、苦、辣……

枫岫直接抓起一旁的茶壶,连茶杯都没用,直接仰头灌了下去,“算了,以后还是吃残林的外卖吧……”





【枫湘】仙山生活纪事

其实就是一系列的小段子

                                               01

湘灵回到家的时候,枫岫睡得正香。

院子里的桃花树下,紫色人影躺在藤编躺椅上,长发随意披散,铺满了身下的椅子,有几缕险险及地。

微风吹来,树上的花瓣打着旋儿纷纷扬扬的洒落他的身上,恍若误入凡尘的仙人,美得如诗如画。

湘灵轻手轻脚的去屋里拿了张毯子给他盖上–现在还是早春,天气忽冷忽热的,着了凉就不好了。

枫岫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嘴角上翘,呼吸绵长,平时有些凌厉的眉眼,此时却是分外的柔和。

湘灵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呆了,脸上染上几朵红霞。

哎呀,都老夫老妻了,居然还会看呆,真是……

【赭绯】明月照我心(二)


怨姬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上午看看医书,下午采摘草药,偶尔开炉炼丹。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把琴搬出来,在月华树下弹奏。

哪怕到了玄宗,有些习惯也是改不了的。
毕竟嫁的人是个道士,身为赭杉军的道侣,即使他从未要求,怨姬也是自觉的把上午看医书的时间改成了看道家典籍。

玄宗毕竟是道境第一宗门,各种经典珍藏、真迹孤本收藏量世所罕见,出于想要更加了解夫婿的欲望,怨姬自来了玄宗后,基本上上午的时间都是泡在藏书阁的。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这一行为得到了玄宗上上下下的肯定。

道境灵气充足,再加上封云山的特殊地气,这里生长了很多珍贵的草药。

怨姬每天下午都会去封云山后山采药,有时候赭杉军有空的时候也会陪她,毕竟这里有很多阵法。


赭杉军回来的时候,怨姬还在做午饭。

其实她是不需要下厨的,毕竟玄宗有食堂,她来之前,四奇也是一直在食堂吃的。
但是,怨姬自从去食堂吃了一次后,就坚定了自己在园子里弄个小厨房的决心:食堂的饭菜实在是太清淡了!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她实在不习惯。

也不知道玄宗的道子们怎么吃的下去。
幸好奇园有个小厨房,不用重新收拾一个出来。至于四个吃食堂的人怎么会想到弄个小厨房,据墨尘音说对面的弦园有个翠山行,搞了个小厨房天天弄些好吃的,他和紫荆衣也寻思着弄个厨房自己做饭,结果他们四个做的饭个个堪比“毒药”,根本没人愿意吃,久而久之也就荒废了。

“我把这个汤端出去就好了,你让金鎏影他们过来吃饭吧”

怨姬脱下围裙,就要去端白瓷汤盆。

赭杉军看着冒着热气的汤盆,再看看怨姬白嫩的双手,娃娃脸上皱了皱眉,“我来吧”
烫到她就不好了。

怨姬面带不解,“我来就可以了,你去叫他们吃饭吧……”

赭杉军摇了摇头,上前端起,“他们不用叫,自己会过来的”

说完,自己端着汤盆去了大厅。

怨姬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到了大厅,金鎏影三人果然已经坐好,就等着开动了。
食不言是六弦的规矩,在四奇这里是行不通的。
小的时候,紫荆衣就皮,还挑食的很,一顿饭下来金鎏影和赭杉军被支使的团团转。后来,墨尘音来了后,两个人加在一起更是来劲。
他们几个在食堂吃饭,桌上基本没坐过四奇以外的人,玄宗上上下下基本就没有不被紫荆衣捉弄过的人!

金鎏影在一旁默默地吃饭,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不只是因为慢了就没得吃,他更怕的是紫荆衣待会指不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然,紫荆衣端着碗戳着里面的米粒,眼珠子在对面的红衣夫妇那转来转去,“怨姬你这几日可有事?”

怨姬正在跟碗里堆得小山高的饭菜做奋斗,赭杉军给她夹了好多菜,但是她真的吃不完啊,看来今晚有必要跟她谈一下女性的食量和身材的问题了。

猛然间听到紫荆衣叫她,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啊?嗯……应该无事”

紫荆衣很高兴,“玄宗每月初一、十五都会派道子下山给百姓义诊、送药,金鎏影那天有事,不知你可否代他前去?”

初一、十五啊,三天后刚好是十五呢,怨姬点了点头,“我本是医者,自然义不容辞”
赭杉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金鎏影那天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金鎏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既然紫荆衣说他有事他就有事吧,“不用,我自己能应付”
他才没有要人帮忙的习惯。

紫荆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捧着碗继续悠哉悠哉地吃饭。
这饭确实比食堂好吃多了。但可惜啊,怨姬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做点心……
突然,紫荆衣看了看赭杉军,再看看墨尘音摇了摇头,又看看金鎏影,不住点头……是不是该给金木头找个媳妇儿了?

墨尘音一偏头正好看到紫荆衣眯起来的眼睛,抖了抖:紫师兄又有什么歪点子了?不知道这会倒霉的是谁?

【赭绯】明月照我心 (一)

来个温馨点的,给自己换个心情


怨姬醒来的时候,身侧的床铺一片冰凉,想来赭杉军已经起了很久了。

赭杉军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嫁进玄宗这段时间赤云染他们也跟她说过赭杉军是整个玄宗最勤奋、努力的人,不管是练功也好,平时的早课、晚课,他向来是从不懈怠。

所以,他是上早课吧?

虽然理智上能够理解,但怨姬心里还是有点不满,毕竟……他们正新婚呢。

说起这件事,怨姬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总觉得像是一场梦。

和赭杉军的相识,是很久以前了。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奇遇。她是医者,他来求医,如此而已,再平常不过。

不同的是,大概两人的性子比较合拍,从那以后,她和赭杉军渐渐成了朋友。

赭杉军每次奉命下山除妖时,会顺路来灵蛊山看看她,她也会在他受伤时强硬的帮他治疗,有时候送他一些丹药。

原本,他们应该会一直保持这样的交往,不会有别的。毕竟,他是道门中人,第一次见面他便说过,自己早已献身大道,此生所求唯道之一字。

原本,该是这样一直下去。

可惜,后来她被家人强制带回红楼剑阁,比武招亲。
身为剑阁中人,达到一定年龄之后,必须进行配种,为剑阁生下优秀后代。

这是红楼剑阁数百年的规矩,从来无人能够违抗。

但她不想要这样的人生,否则当初便不会逃出剑阁,独居灵蛊山。

可惜,她还是被抓了回来。

怨姬无奈,只得向赭杉军求助。

她请他来参加比武招亲,等事情结束之后,他们再合离。

她是这样打算的。但是,赭杉军说,婚事既成,他们便是夫妻,为何要合离?玄宗弟子有道侣的并不少。

怨姬愕然,但无法否认的是心头那一丝喜悦。

就这样,她随他回了玄宗,果然见到不少成双成对的玄宗弟子。

她不知道寻常夫妻是如何相处的,但是看了玄宗其他道侣们的相处模式,赭杉军对她……还算得上体贴?

也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外面天已大亮,玄宗的弟子们早课也该结束了。

怨姬起身下床,梳洗完毕后,打开房门,果然看见紫荆衣和墨尘音一前一后回来。

四奇的道舍是一座大园子,里面有四座小楼,分别是金、紫、赭、墨四人所有,园子里只零星种了些花草,据墨尘音说,这还是他和紫荆衣无聊的时候种的。

怨姬看不得园子这么空旷,跟他们四人说了下,就另种了些奇花异草,还专门辟了一小块地儿种了些草药。

紫、墨二人和怨姬打招呼,墨尘音跟她解释赭杉军和金鎏影被宗主叫过去了,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让她先去食堂吃饭。

怨姬笑着应了。

这时,一个小道子“嗒嗒嗒”地跑过来,手上还提着个食盒。

小道子跑到怨姬面前停下来,“师嫂,赭师兄让我替你打了些早饭”

墨尘音打趣她,“我怎么不知道赭这么会关心人了啊”

紫荆衣摇了摇手里的扇子,“想当年墨小四你病的那么厉害,赭他也只是把你背到食堂而已吧?”

墨尘音不住点头,“可不是吗?”

怨姬一张脸像是着了火,尴尬的接过食盒像小道子道谢。

小道子挠了挠头说不用,一溜烟跑了。

原来师嫂真的这么漂亮又温柔,声音也好听,也不枉他硬是从师妹手里抢了这活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