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师湘】当时只道是寻常(1)



无衣师尹×湘灵


天雷,ooc,慎入!

重要的话说三遍:慎入!慎入!慎入!








杀戮碎岛。


夜半时分,万籁俱寂,庄严神圣的祭天台上与玉槐王树相伴的也只有出自王树的碎岛王女。


此刻的禳命女,身着一袭纯白的祭祀礼服,手持法器,口中念着古老的咒语,莲步轻移,正为碎岛即将到来的王树祭进行祈福。


长长的水袖随着她的动作而起舞,莹白的月光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恍若神邸降临。


突然,王树仿佛受到了刺激开始哗哗作响,树身摇晃、枝叶乱颤,无数晶莹剔透的树叶从树上掉落,却在触到大地之时即刻化为乌有。


湘灵大惊,究竟出了什么事?出自王树的她与王树感同身受,来自四面八方无数的哀嚎声仿佛要把她淹没、吞噬,湘灵运起法器抵抗,体内的灵力却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作用。身体越来越沉重,意识越来越迷离,片刻后,她终是抵挡不住这股诡异的邪氛,陷入了昏迷,“王……”兄……


祭祀台上,一阵荧光闪烁,禳命女已不见踪影。王树也重新恢复了先前的生机勃勃,叶片不再枯萎掉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慈光之塔。


绿色盎然的小院中,阵阵花香扑鼻而来。此时正是冰消雪融、大地回春的时节,小院中的奇花异草也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手持香斗的年轻公子身着一袭华贵紫衣,文雅俊秀。


此刻的他正坐在院中的石桌旁,紫色的眼眸不时看向紧闭的客房。


石桌上的茶水第三次蓄满之后,那间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


“陈大夫,多谢你了……”


一位身着翠衫、头上斜簪三支翡翠发钗的美貌姑娘和一位老者步出房门。


被称为程大夫的老者,看起来已是花甲之年,头发、胡子一片霜白,却还精神抖擞,身体颇为健朗,他摸了摸胡子,“大小姐,表小姐并无大碍,她只是术法被强行终止而引起的反噬罢了……”


慈光之塔又名登仙道,国中子民几乎人人都略通术法,程大夫又是有名的神医,能看出来并不奇怪。


术法?反噬?


紫衣公子和翠衫姑娘对视一眼,各自别过眼。


看起来,这位从天而降的姑娘,来历不凡啊!


紫衣公子向老者致谢。


程大夫急忙推辞,“师尹不可,这本是老朽分内之事,当不得……”


转而又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倒是老朽要提前恭喜师尹了……”


美人如玉,好福气啊!


怪不得家世、人品、相貌皆是一流的师尹独身多年,婉拒了无数名门闺秀,原来……是心中早已有了人吗。


程大夫摸着胡子,笑容满面。这么多年来,看着这对坎坷的兄妹互相扶持着长大,现在看来……他也可以放下心了。


紫衣公子也即无衣师尹,怔了片刻,立即反应过来。刚才程大夫好像说……表小姐?


紫色的眼睛锐利地扫了一眼翠衫姑娘。他这个妹妹也不知道胡说八道了什么?


表兄妹……真是容易惹人遐想的关系啊。


翠衫姑娘接收到兄长的眼神,顿时一个激灵,对着兄长无声哈哈了下,迅速的打断还想说什么的大夫,将人送了出去。


程大夫几乎是被她半架着走的,不由暗叹:自己是真老了!




二人的身影片刻便已消失,无衣师尹抬步进入客房。

香炉中的安神香静静地燃烧着,越过层层水晶、珍珠串成的珠帘,名贵的象牙木大床上正沉睡着一位姑娘。


无衣师尹手持香斗,来到床前,撩开水色的纱帘,美丽又神秘的女子映入眼中。


饶是见多识广的无衣师尹也不由得呼吸一滞,哪怕昏迷不醒,已被妹妹换上了她昔年的旧衣,脂粉未施,也难以掩盖这姑娘的天姿,反而更显得楚楚动人。


身为男子,又是一境师尹,他更应避嫌。然则……


无衣师尹的眼神闪过一抹深沉,对他下这么大的手笔,到底有何目的?又会是谁呢?











突然,床上的女子露在棉被外、如葱削般的手指微动,长长的睫毛如蝴蝶般轻颤,无衣师尹心下了然,这位神秘的姑娘,即将醒来。


迷题,是会被解开还是……又一个迷题的开始呢?


无衣师尹转了转手中的香斗,他非常之期待啊。











如蓝色大海又像是慈光之塔传说中的“暗夜之星”,却没有大海的神秘也没有“暗夜之星”的危险,这双湛蓝色的眼睛纯洁又无邪,里面则盛满了迷茫、无措与惊吓。


长年深不见底的紫眸一时竟现出奇异的光彩,连手中的香斗好似都有了千斤重,险险拿不稳,哪怕只有片刻。





“你是谁?”


【侯湘】长相思

@酒久    你点的侯湘

https://m.weibo.cn/status/4284515637405903

【樱湘】相伴

@苏黎世的流浪喵  之前指定的侯湘小甜饼

传说,樱花谷四季如春,樱花长年不败,谷中更有数不尽的灵丹仙草,奇珍异兽。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俊秀的男人,风度翩翩、潇洒俊逸,谈笑间,杀人于无形。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回眸一笑,便让男人甘愿舍生忘死,只为博佳人一笑。

还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逢人便笑,有时候,还会送人礼物。

……

樱花谷是个危险的地方。

这一点,困流山附近的人都知道。

樱花谷的传说前前后后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前去寻宝,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人再没出现过。

久而久之,樱花谷便成了困流山居民口中的“禁地”,再无人敢提起。




樱花谷。

“斋主……”

少女的声音第三次传来,躺椅上的男人依然巍然不动。

只是这一次,少女的耐心好似已渐被磨灭,只叫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男人在心里撇撇嘴,他的少女这就失了耐性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小心翼翼的踏进屋内。

男人几乎是立刻甩下盖在脸上的书,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果然看到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快步走到门口,扶着她到桌旁坐下,“你怎么来了?”

湘灵扶着肚子小心的坐下,白了他一眼,“小免叫不来你,我只好亲自来了”

她如今已经有七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大的离谱,身体越发笨重,去哪都不方便。

拂樱捻起一块糕点喂到湘灵嘴里,才在湘灵身边坐下。

她自怀孕以来,经常会饿,拂樱也就养成了多做糕点、随时随地投喂的习惯。

“等那匹狼走了,我自然就去见小免了”

湘灵咽下嘴里的糕点,闻言噗嗤一笑,“那匹狼?那可是你女婿……”

这都多少年了,女婿在老丈人心里还是查无此名,顶多……从‘意图拐走小免的大尾巴狼’变成‘拐走小免的那匹狼’。

果然,拂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我可没承认过!”

他的小免、他的少女啊,怎么就被一匹狼给拐跑了呢?

他会给小免做衣服吗?会每天给她做饭吗?会做她最爱吃的千丈青吗……

湘灵忍不住好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子……小免这都百多年了,还是没能嫁出去。也亏得那匹狼天天上门提亲,提了一百多年,从最初的每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到现在能完整的在谷内待个几刻钟,也是一种进步不是?

“小免你都这么舍不得,以后肚子里这个长大嫁人怎么办?”

虽然现在还不确定是男是女,不过湘灵有种预感,她家夫君心心念念的女儿应该是跑不掉了。

肚子里这个啊……

拂樱看着湘灵高高隆起的肚子,想象着过段时间出生的小女儿。什么?你说可能是儿子?不可能!百分之百是女儿!他确定!

女儿有一头像她母亲的金发,随她娘的湛蓝色眼睛,像他一样高挺的鼻子,穿着粉粉嫩嫩的小裙子,甜甜的叫他爹爹……

嫁人什么的,见鬼去吧!

拂樱伸手摸着湘灵的肚子开始唠唠叨叨,“女儿啊,爹爹将来绝不会让你像小免姐姐一样被狼给叼跑的……”
湘灵扶额,完了!看来肚子里这个将来想要嫁人比小免更难!

【枫湘】祝君好


清河镇有一位神医。

关于这位神医的传说有很多,什么“神仙不忍见百姓疾苦,遂化身医者下凡拯救世人”、“菩萨转世”、“天神显灵”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对于这些传说的真假,大多数人自不过是付之一笑,但神医的医术高超是事实,虽然还没到传说中的能从死神手上抢回人的地步,但也差不了多少。

久而久之,神医的名声越传越广,来求医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亏得这位神医的存在,使得清河镇这个小地方的名气越来越大,无形中也使得镇子的发展蒸蒸日上。

镇上的人都知道,神医有一位貌美的夫人。

这位夫人是某一日神医行医时,在路上捡回来的。

神医捡到她时,她也就还剩一口气。虽是拼死拼活把她从阎王殿拉了回来,神医却还是没有完全治好她。

这姑娘失忆了。

没有记忆、没有名字,什么都不记得。

记忆虽然没有了,但神医说能活下来已是万幸,毕竟她的伤太重了。

她身上有一种神奇的治愈能力,又略通医理,伤愈后便留下来帮神医的忙。

因为神医捡到她的那天是初一,后天大家也都叫她初一。

再后来,初一就成了神医的夫人。




神医的家是很普通的一座农家小院。

几间青瓦砖房,用篱笆围成的院子,院里还有个小菜园子。这个季节正是番茄成熟的时候,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小红灯笼。

若说神医家有与别家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院子里晒得成堆的草药了。

初一把院子里晒的药草翻了一遍后,趁着太阳正好,把桌子和凳子搬到院子里,晒着太阳开始做针线活。
她在给肚子里的孩子做肚兜。

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衣服、鞋子什么的都要提前准备。
初一的针线活做的不怎么好。这句话其实还是抬举了。
她一开始是连针线怎么拿都不知道的,这些还是怀孕后她想亲自给孩子做衣服去请教了隔壁的婆婆教她的。他们都说她以前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的手都不是普通人家的手,不过,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虽然做的不怎么好,但是,宝宝啊,娘亲可是为了你一直在努力啊”

看着手中的半成品,初一摸了摸肚子。

虽然还是不怎么样,但是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很多了,起码不会再扎破手指了。

“扣扣……”

“来了……”

听到敲门声,初一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肚兜,起身去开门。

入眼,是两个有点奇怪的人。

一者白发红甲、手握长戟,看起来虎虎生威,背上还背着一个人。

紫衣长衫,头发披散,眼睛上蒙着的白布几乎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两只手无力的垂下,呼吸已几不可闻。

不知为何,初一觉得这个白头发的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请问这是神医的家吗?”白发人问道。

初一点点头,“快请进,先把他放下吧”

一路引着白发人把病患放到专为病人准备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床上。

初一伸手为他把脉,才发现这人的伤远比她想象的更为严重。双目皆渺、四肢被废、全身经脉尽断,不知他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初一摇摇头,“抱歉,我相公出诊去了,没有三五日只怕回不来,我现在也无法用灵力救他……”

如果她没有怀孕,拼着一身灵力尚可一试,可惜她如今是双身,一身灵力已被腹中胎儿消耗殆尽。再则,这人的伤就算相公回来,只怕也无力回天……

“咳咳……”

经过这半天的折腾,紫衣人已是苏醒过来,“不用抱歉,我的伤我自己知道,咳咳……”

何况,他今日前来本就不是为了治伤的。

“你先别说了”,看着他嘴角不断咳出的血,初一不知为何,非常的难受,恨不能……以身代之。

双手握住他的,金色光晕流转间,已是把自己仅剩的灵力渡入他的体内,虽是无济于事,起码……能够减轻他的痛苦。

眼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上冷汗不断滴落,迦陵终是忍不住打断了她,“够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会垮的,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要想一下你腹中的孩子……”

你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哪怕失忆,也仍旧愿意这样付出?

迦陵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悲哀。

这股悲哀又是为谁呢?是寒烟翠?是她?是他?还是他自己?他也不知道,也或者都有。

“咳咳,你仅剩的灵力不应该再浪费在我身上”

初一闻言一惊,却发现自己输出的灵力似有回返之象,急道,“不要……”

却阻止不了灵力的尽数回笼自身。

哪怕是如今境地,枫岫主人毕竟曾经是……天舞神司啊。

初一坐在床上看着他,知道他是为她好,她也应该为孩子着想,但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

“听说……你,已有身孕?”紫衣人问道。

初一点点头,想到他看不见,遂执起他无力的右手,放到自己的肚腹之上。

感受到掌心下的温暖,枫岫露出一个笑容。突然,掌心下忽的一颤,枫岫心中一动,“这是,他在动吗?”

“是,他在和你说话”

“哈,这定是个健康又活泼的孩子”

“承先生吉言”

……

“他,对你好吗?”

初一一愣,半晌,点点头,“相公对我很好”

“你现在幸福吗?”

“大概,是幸福的”

“那便好”

“只是……”

“只是什么?”

初一看着他,咬唇,“只是,有时候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难受”。

看到你,更难受了。

“湘……姑娘,有时候,失去记忆,未尝不是好事,若有朝一日……”

“什么?”

“有朝一日,你若是恢复了记忆,你要记得……咳,你刚才说的话,你现在很幸福……所有人,都是盼着你幸福的,你要连着……他们……所有人的份,幸福的活着……答应我,可好?”

……

“我,答应你”

只是为何心那么痛,初一没发现她的脸上已满是泪水。












“我想见她一面”

“她已嫁人,即将为人母……”

“我要确定她过的如何,是否幸福”

否则,我不放心。

只要她好,一切便好。

“我带你去看她”

【枫湘】一夜迷情之妈咪带球跑

一个现代恶搞小段子
灵感来源:前几天俩室友一直念叨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先生你好,我迷路了,请问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机吗?”

小柚子看着面前的人,犹豫了两秒,终究还是没有叫出叔叔两个字。

枫岫看着面前年约三、四岁,穿着背带裤,身后还背着个小熊包包的小男孩,忍不住弯腰揉了揉他那和自己一样颜色的头发,“当然可以了”

小柚子接过手机按出那个背了无数遍的号码,“喂,妈咪……”

枫岫看着面前正给家人打电话的可爱男童眯起眼睛,为何……这个孩子总感觉有几分熟悉?

“我用完了,谢谢先生”

“不用谢”,枫岫接过男童双手递过来的手机,内心不由暗赞这家人真会养孩子!

出于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枫岫决定陪面前的男童一起等他家人来。

当然,明面上的原因自然是:这么小的孩子太危险了,我还是做做好事等你家长来了再走吧。

期间,枫岫自然是各种不动声色的套话。

可惜,这个小男孩太聪明了些,貌似把他当成有企图的坏人了。

小柚子的右手悄悄的捏住了身后的小熊包包,本来以为遇到了好人,没想到居然是个人贩子!

小柚子警惕的看着枫岫,准备只要他一有动作,就用身后的包包狠狠地砸他!
枫岫自然看到了小柚子的小动作,满脸苦笑。

“小柚子……”

只见一位身着鹅黄连衣裙、金发蓝眼的年轻女子飞速奔来。

“妈妈”

湘灵紧紧抱住儿子,真是吓死她了。

接到保姆的电话说孩子不见的消息,她差点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

立刻跟公司请了假,又拜托姐姐派人去找,一直没消息,她都快急死了!

“妈妈,对不起……”

小柚子伸手帮妈妈擦去脸上的眼泪,是他让妈妈担心了。

“没事就好,下次不可以不说一声就跑出去知道吗”

“嗯”

小柚子重重点了点头,他绝对不会再让妈妈担心了。

“刚刚是一位先生帮了你是吗?我们一定要谢谢人家……是你?……”

湘灵站起身看到面前的紫衣人,脸色顿时发白,双脚不由倒退两步,“枫岫!……”

从湘灵一出现,便维持同一个姿势的枫岫,瞳眸危险的眯起,英俊的脸冷如千年寒冰,吐出的话语在湘灵耳中宛若吐芯毒蛇“自然是我……他是谁?”

湘灵闻言,立刻把小柚子拉到自己怀里,“他是我的儿子!”

话一出口,已然后悔。

枫岫冰冷的眼睛下一片了然。

果然如此!

被湘灵紧紧抱在怀里的小柚子已经看出来了什么情况。毕竟,小表哥早就告诉过他这种时候该怎么做,还看了好多相关的书……

按照小表哥的说法,他现在应该霸气的把妈妈挡在身后,挑衅的对那人来一句:这是我的女人!

但是,小柚子看看面前那人,再仰头看看妈妈……

“为什么和剧本不一样?说好的爸爸怎么就变成爷爷了!!!”

【枫湘】你一生的故事

【霹雳】【枫湘】你一生的故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13650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EDACCEA5-09C2-400B-86A8-B6D321E4DEA128574infoc&ts=1525246353530

【枫湘】老婆不在家的日子

最近很丧、流年不利,来个甜甜的小段子。

依旧主父女,湘灵在对话中。

小樱桃带着柚子阿爹问大家假期过得如何?祝大家上班、上学快乐!

侍女有事告假回家,湘灵带着小女儿去大姨子家探亲未归。

枫岫无奈,只得亲自上阵伺候大女儿。

“阿爹,……”

“怎么了?”

枫岫含糊不清的应着,这头发怎么难绑?

嘴里咬着头绳,两只手已经和女儿的一头长发奋斗了一个早上的枫岫越挫越勇:堂堂闻名四魌界的楔子,怎么可能连给自己女儿扎个头发都搞不定?

“阿爹你什么时候才能弄好啊?我都饿了……”

小樱桃话语甫落,肚子十分应景的“咕咕”叫起来。

枫岫对女儿感到万分抱歉,“小樱桃都饿了啊?是阿爹的错,你再等一会儿,待会阿爹给你煮你最爱吃的甜汤圆”

“别别别,阿爹我今天不想吃汤圆,我们去素叔叔家吃莲花糕吧”

阿娘说了,绝对不能让阿爹进厨房的!

还有啊,阿爹,这已经是你说的第n次再等一会儿了!

“好,那我们等会就去琉璃仙境吃屈伯伯的莲花糕,让素婶婶给你煮好吃的面”

枫岫很有自知之明,厨房这事他是完全没辙的,刚才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丢了面子事小,关系到女儿的身体却是大事!

小樱桃既然提了要去琉璃仙境,他求之不得。横竖,那儿离家又不远。

“好了……”

轻轻地把最后一股头发挽好、固定,枫岫长长舒了一口气,给女儿梳头比他跳一天的祭祀舞都累!。

终于好了!

小樱桃在心里暗叹。

小樱桃从凳子上站起身,兴奋地就要去拿镜子,却被枫岫给阻止了,“小樱桃,你不是说饿了吗?赶紧去琉璃仙境吧”

摸了摸瘪瘪的小肚子,小樱桃也觉得还是填肚子比较要紧,点了点头,“那阿爹,我们走吧”

“哎,你先去吧,阿爹还有件事要做”

知道自家阿爹有时候会神神叨叨的本质,小樱桃也没多想,一个人愉快的踏上了去琉璃仙境的路程。

一心想着素叔叔家的美食的小樱桃没看到她身后掩藏在破扇子下面她爹愧疚的眼神。

……

琉璃仙境,看着镜子里面乱糟糟如鸟窝的头发,小樱桃瞪圆了一双大眼睛。

我怎么会有这么笨的阿爹!

你除了喝茶、写书外,你说还会干啥!

哦,对了,你还会跳大神!

……

发现一个当年的剧情贴,这位道友真是神了!

http://tieba.baidu.com/p/75588341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4.8.0&st=1525077178&unique=1C6FC44E9EBE8B4CAEA26488126DD1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