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樱湘】相伴

@苏黎世的流浪喵  之前指定的侯湘小甜饼

传说,樱花谷四季如春,樱花长年不败,谷中更有数不尽的灵丹仙草,奇珍异兽。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俊秀的男人,风度翩翩、潇洒俊逸,谈笑间,杀人于无形。

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回眸一笑,便让男人甘愿舍生忘死,只为博佳人一笑。

还有人说,樱花谷的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逢人便笑,有时候,还会送人礼物。

……

樱花谷是个危险的地方。

这一点,困流山附近的人都知道。

樱花谷的传说前前后后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前去寻宝,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人再没出现过。

久而久之,樱花谷便成了困流山居民口中的“禁地”,再无人敢提起。




樱花谷。

“斋主……”

少女的声音第三次传来,躺椅上的男人依然巍然不动。

只是这一次,少女的耐心好似已渐被磨灭,只叫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男人在心里撇撇嘴,他的少女这就失了耐性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小心翼翼的踏进屋内。

男人几乎是立刻甩下盖在脸上的书,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果然看到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快步走到门口,扶着她到桌旁坐下,“你怎么来了?”

湘灵扶着肚子小心的坐下,白了他一眼,“小免叫不来你,我只好亲自来了”

她如今已经有七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大的离谱,身体越发笨重,去哪都不方便。

拂樱捻起一块糕点喂到湘灵嘴里,才在湘灵身边坐下。

她自怀孕以来,经常会饿,拂樱也就养成了多做糕点、随时随地投喂的习惯。

“等那匹狼走了,我自然就去见小免了”

湘灵咽下嘴里的糕点,闻言噗嗤一笑,“那匹狼?那可是你女婿……”

这都多少年了,女婿在老丈人心里还是查无此名,顶多……从‘意图拐走小免的大尾巴狼’变成‘拐走小免的那匹狼’。

果然,拂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我可没承认过!”

他的小免、他的少女啊,怎么就被一匹狼给拐跑了呢?

他会给小免做衣服吗?会每天给她做饭吗?会做她最爱吃的千丈青吗……

湘灵忍不住好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子……小免这都百多年了,还是没能嫁出去。也亏得那匹狼天天上门提亲,提了一百多年,从最初的每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到现在能完整的在谷内待个几刻钟,也是一种进步不是?

“小免你都这么舍不得,以后肚子里这个长大嫁人怎么办?”

虽然现在还不确定是男是女,不过湘灵有种预感,她家夫君心心念念的女儿应该是跑不掉了。

肚子里这个啊……

拂樱看着湘灵高高隆起的肚子,想象着过段时间出生的小女儿。什么?你说可能是儿子?不可能!百分之百是女儿!他确定!

女儿有一头像她母亲的金发,随她娘的湛蓝色眼睛,像他一样高挺的鼻子,穿着粉粉嫩嫩的小裙子,甜甜的叫他爹爹……

嫁人什么的,见鬼去吧!

拂樱伸手摸着湘灵的肚子开始唠唠叨叨,“女儿啊,爹爹将来绝不会让你像小免姐姐一样被狼给叼跑的……”
湘灵扶额,完了!看来肚子里这个将来想要嫁人比小免更难!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