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赭绯】明月照我心(二)


怨姬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上午看看医书,下午采摘草药,偶尔开炉炼丹。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把琴搬出来,在月华树下弹奏。

哪怕到了玄宗,有些习惯也是改不了的。
毕竟嫁的人是个道士,身为赭杉军的道侣,即使他从未要求,怨姬也是自觉的把上午看医书的时间改成了看道家典籍。

玄宗毕竟是道境第一宗门,各种经典珍藏、真迹孤本收藏量世所罕见,出于想要更加了解夫婿的欲望,怨姬自来了玄宗后,基本上上午的时间都是泡在藏书阁的。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这一行为得到了玄宗上上下下的肯定。

道境灵气充足,再加上封云山的特殊地气,这里生长了很多珍贵的草药。

怨姬每天下午都会去封云山后山采药,有时候赭杉军有空的时候也会陪她,毕竟这里有很多阵法。


赭杉军回来的时候,怨姬还在做午饭。

其实她是不需要下厨的,毕竟玄宗有食堂,她来之前,四奇也是一直在食堂吃的。
但是,怨姬自从去食堂吃了一次后,就坚定了自己在园子里弄个小厨房的决心:食堂的饭菜实在是太清淡了!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她实在不习惯。

也不知道玄宗的道子们怎么吃的下去。
幸好奇园有个小厨房,不用重新收拾一个出来。至于四个吃食堂的人怎么会想到弄个小厨房,据墨尘音说对面的弦园有个翠山行,搞了个小厨房天天弄些好吃的,他和紫荆衣也寻思着弄个厨房自己做饭,结果他们四个做的饭个个堪比“毒药”,根本没人愿意吃,久而久之也就荒废了。

“我把这个汤端出去就好了,你让金鎏影他们过来吃饭吧”

怨姬脱下围裙,就要去端白瓷汤盆。

赭杉军看着冒着热气的汤盆,再看看怨姬白嫩的双手,娃娃脸上皱了皱眉,“我来吧”
烫到她就不好了。

怨姬面带不解,“我来就可以了,你去叫他们吃饭吧……”

赭杉军摇了摇头,上前端起,“他们不用叫,自己会过来的”

说完,自己端着汤盆去了大厅。

怨姬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到了大厅,金鎏影三人果然已经坐好,就等着开动了。
食不言是六弦的规矩,在四奇这里是行不通的。
小的时候,紫荆衣就皮,还挑食的很,一顿饭下来金鎏影和赭杉军被支使的团团转。后来,墨尘音来了后,两个人加在一起更是来劲。
他们几个在食堂吃饭,桌上基本没坐过四奇以外的人,玄宗上上下下基本就没有不被紫荆衣捉弄过的人!

金鎏影在一旁默默地吃饭,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不只是因为慢了就没得吃,他更怕的是紫荆衣待会指不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然,紫荆衣端着碗戳着里面的米粒,眼珠子在对面的红衣夫妇那转来转去,“怨姬你这几日可有事?”

怨姬正在跟碗里堆得小山高的饭菜做奋斗,赭杉军给她夹了好多菜,但是她真的吃不完啊,看来今晚有必要跟她谈一下女性的食量和身材的问题了。

猛然间听到紫荆衣叫她,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啊?嗯……应该无事”

紫荆衣很高兴,“玄宗每月初一、十五都会派道子下山给百姓义诊、送药,金鎏影那天有事,不知你可否代他前去?”

初一、十五啊,三天后刚好是十五呢,怨姬点了点头,“我本是医者,自然义不容辞”
赭杉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金鎏影那天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金鎏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既然紫荆衣说他有事他就有事吧,“不用,我自己能应付”
他才没有要人帮忙的习惯。

紫荆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捧着碗继续悠哉悠哉地吃饭。
这饭确实比食堂好吃多了。但可惜啊,怨姬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做点心……
突然,紫荆衣看了看赭杉军,再看看墨尘音摇了摇头,又看看金鎏影,不住点头……是不是该给金木头找个媳妇儿了?

墨尘音一偏头正好看到紫荆衣眯起来的眼睛,抖了抖:紫师兄又有什么歪点子了?不知道这会倒霉的是谁?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