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霹雳拉郎】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就是几个拉郎脑洞

                                     【一】

进门前,他特地把那一身象征着凯旋侯身份的墨绿色衣服换成了粉红。

“阿爹,你回来了?”

拂樱一进门,就被年约五六岁的女孩拉到了饭桌前,“饭我已经做好了”

只见饭桌上已摆好了整整齐齐的碗筷和饭菜:熬的软糯可口的米粥、一个茄子烧肉、两个清炒时蔬,还有个紫菜蛋花汤。

拂樱满脸复杂的看着有七八分肖似他、唯有一双眼睛随了她母亲的女儿。

她才多大?虽然眼前的女儿一身干干净净,但是毕竟只有六岁,他又如何想象不到她能做出这些有多不容易?
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囡囡,我不是说了这些事有我吗?你还小,不要再进厨房了”

“可是,这样阿爹会很辛苦,阿爹本来就够忙了……”说到后面,女孩的声音逐渐减弱。

软软糯糯的声音,却似一道闪电直击拂樱心底。

转身在椅子上坐下,拂樱怜惜地把女儿抱在腿上,“抱歉,囡囡,等过段时间佛狱的子民稳定下来,阿爹就能多些时间陪你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过段时间具体是多久。佛狱的重建啊,大概还需要很久很久……

“真的吗?阿爹”小女孩惊喜的搂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面颊。

“如果,阿娘也能醒来就好了”

女孩抱着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怀里,忍不住轻声低喃。

拂樱面色一沉,忍不住抱紧了她,“总有一天,她一定会醒来的……”

……

晚饭后。

拂樱把女儿哄睡之后回了自己房间。

烛光摇曳间,依稀可见床上躺着的美丽身影。

“曼睩,我们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大了……抱歉,我没照顾好她,反而还让她担心我……”

拂樱在床边坐下,从她的头发、眉毛、眼睛开始,一点一点细致的抚摸。

哪怕沉睡多年,她美丽依旧。拂樱时常看着她,就想起当年女儿还未出生的时候。

“你都睡了六年了,快醒来吧,醒来看看我们的女儿”
“刚才,她问我有没有后悔过”

“凯旋侯做事从不后悔,对你,也是一样……但是,若能重来,我绝对不会累你至此……”

                               【二】

“三日后,我便要嫁到杀戮碎岛了”

墨色道者抚琴的手稍顿,“素闻杀戮碎岛戢武王之贤名,在下恭喜姑娘喜得良缘”

“墨、尘、音!”

寒烟翠满脸怒容,温柔的声音饱含幽怨,“你明知我心里的人是你,为何还要如此伤我?”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墨尘音叹了一口气,终于抬头看她,“执着是苦……”

“可我……甘之如饴”

她眼中隐有泪珠却又一脸坚定的看着他。

墨尘音狠心避过她的眼神,“吾早已决定献身大道,此生注定与红尘无缘。戢武王……”

“够了!”

他未完的话被她粗暴的打断,“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话,戢武王再好又如何,我又不喜欢它……”

状似癫狂,却又满含悲怨。即便如此,寒烟翠也一直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她是绝对不会在他面前哭的。

两人静默无语。

良久,寒烟翠转身背对他,“三日后,我希望你能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这三日,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无论如何,我会一直等你。

                                    【三】

“你拉的曲子侬喜欢,再来一曲”

天刀愕然的看着这位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红衣女子,一头醒目的大红卷发,同色衣裙,一把碧色之剑插在胸口,绝顶容颜与轻灵气质却如林间精灵。

难不成,他今日真的遇到了精灵?

“跟你说话呢”

面前的精灵好像生气了?天刀仍然傻傻的看着她。

“喂,侬跟你说话你是当侬在唱歌吗?”

妖应眼一瞪便要发作,这人看着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

“抱歉”,天刀发觉自己一直盯着面前的姑娘颇为失礼,尴尬的道歉后,重新拉起手中的二胡。

哀怨的曲调再次在林中响起,妖应一个转身扬袖,直接靠着天刀坐下。

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天刀拉二胡的手一顿,错了一个音。

不过,这姑娘好像没听出来?

星空,明月,树林。

一刀龙,一剑灵,一曲。

……

“你叫什么名字?侬下次还来找你听曲儿”

听曲儿?她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天刀僵笑,“天刀笑剑钝”

“什么钝?侬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妖应的手已按上了胸前的剑柄。

天刀自是看到了她的动作,“在下天刀笑剑钝”

“笑剑钝?”妖应冷哼,“把你的刀拿出来,居然敢嘲笑剑钝,拿出你的刀跟侬比划比划”

“算了,侬要回家了,否则待会风光又要念了……”

“喂,钝刀的,侬改天再来找你比剑、听曲儿,记住了,侬是万剑之王–妖应封光”

天刀看着她红色的身影眨眼间便消失在林间。

妖应封光……吗?

不过,钝刀的?这是什么称呼?他叫天刀笑剑钝!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