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莫泷】写给未来的你

全国卷一


春日的午后,阳光正好。

良峰秀泷处理完公务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府巡视,而是屏退侍人,独自去了花园。

脱下一身繁琐的官服,换上轻便的常服,手里拿着一把与她格格不入的铲子。

这棵樱花树,还是她幼时,兄长亲手为她所植。

良峰秀泷站在樱花树下,轻抚花枝。

片刻后,她蹲下身,拿起铲子,开始在地上一铲一铲的挖。

没有选择用真气一掌震开,没有让下人来挖,而是自己亲自动手,这棵树下埋藏的东西,对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幸好,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雨,地上的泥土还比较松软,没有那么难挖。

半刻钟后,两个匣子从泥土里露了出来。

良峰秀泷小心翼翼的把两个一看便知价值不菲的匣子挖出来,擦掉上面的泥土,珍重的放在一旁的石桌上。

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良峰秀泷那张长年戴着易容面具的脸上虽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从那双不断颤抖的双手便能知晓她的心情并不那么平静。

把钥匙插进左边匣子的锁孔里,轻轻转动,“啪”地一声,匣子应声而开。

良峰秀泷伸手打开这匣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封信,即便信上没有署名,她也知道这是给谁的。

拆开信封,良峰秀泷却是突然对着信纸上的内容瞪大了眼睛。

她用同样的手法打开了另一只匣子,这次的速度却是快的多了,匣子里同样也有一封信。

两封信,历经岁月的侵蚀,信纸已泛黄色。

不同的笔迹,一者潇洒俊逸,一者端庄秀丽,却是同样的内容,信上都只有四个字:花座秀泷。

良峰秀泷轻叹:“召奴……”

没有说完的话语,语气中蕴含着少有的轻松,又有一丝怀念。

原来那么早以前,你就认定我了啊……而我,也一样那么早就认定了你。

这两个匣子,是她过成人礼之前,他俩偷偷埋下的。一模一样的匣子,装着一封给十年后的对方的信。约定到时候,再一同到这棵樱花树下,一起挖出来。

可惜,后来的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这两个匣子终究没有在当年约定的时间打开,生生又拖了几个十年,人,也少了一个。

突然,左边的匣子里,红布下面露出的一角翠色吸引了她的注意。揭开铺在上面的一层红布,原来下面还有一层,是两块玉牌。

他除了信还偷偷放了别的东西?

良峰秀泷对着手里的两块玉牌,眼里闪过一抹不解:花座淑离?良峰辰星?

然后便是恍然大悟。

良峰秀泷失笑,原来他居然记得,还放在了心上。

兄长良峰贞义长年卧病在床,当年还被大夫断言不仅活不过而立之年,更可能无法孕育子嗣。

她曾无意中提过,没想到他却放在了心上。还暗自决定把他们的孩子过继一个给兄长。

明明,他们那时,连婚事都尚未定下……


……

“召奴,你今年的生辰,我知道要送什么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