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枫湘】祝君好


清河镇有一位神医。

关于这位神医的传说有很多,什么“神仙不忍见百姓疾苦,遂化身医者下凡拯救世人”、“菩萨转世”、“天神显灵”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对于这些传说的真假,大多数人自不过是付之一笑,但神医的医术高超是事实,虽然还没到传说中的能从死神手上抢回人的地步,但也差不了多少。

久而久之,神医的名声越传越广,来求医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亏得这位神医的存在,使得清河镇这个小地方的名气越来越大,无形中也使得镇子的发展蒸蒸日上。

镇上的人都知道,神医有一位貌美的夫人。

这位夫人是某一日神医行医时,在路上捡回来的。

神医捡到她时,她也就还剩一口气。虽是拼死拼活把她从阎王殿拉了回来,神医却还是没有完全治好她。

这姑娘失忆了。

没有记忆、没有名字,什么都不记得。

记忆虽然没有了,但神医说能活下来已是万幸,毕竟她的伤太重了。

她身上有一种神奇的治愈能力,又略通医理,伤愈后便留下来帮神医的忙。

因为神医捡到她的那天是初一,后天大家也都叫她初一。

再后来,初一就成了神医的夫人。




神医的家是很普通的一座农家小院。

几间青瓦砖房,用篱笆围成的院子,院里还有个小菜园子。这个季节正是番茄成熟的时候,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小红灯笼。

若说神医家有与别家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院子里晒得成堆的草药了。

初一把院子里晒的药草翻了一遍后,趁着太阳正好,把桌子和凳子搬到院子里,晒着太阳开始做针线活。
她在给肚子里的孩子做肚兜。

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衣服、鞋子什么的都要提前准备。
初一的针线活做的不怎么好。这句话其实还是抬举了。
她一开始是连针线怎么拿都不知道的,这些还是怀孕后她想亲自给孩子做衣服去请教了隔壁的婆婆教她的。他们都说她以前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的手都不是普通人家的手,不过,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虽然做的不怎么好,但是,宝宝啊,娘亲可是为了你一直在努力啊”

看着手中的半成品,初一摸了摸肚子。

虽然还是不怎么样,但是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很多了,起码不会再扎破手指了。

“扣扣……”

“来了……”

听到敲门声,初一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肚兜,起身去开门。

入眼,是两个有点奇怪的人。

一者白发红甲、手握长戟,看起来虎虎生威,背上还背着一个人。

紫衣长衫,头发披散,眼睛上蒙着的白布几乎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两只手无力的垂下,呼吸已几不可闻。

不知为何,初一觉得这个白头发的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请问这是神医的家吗?”白发人问道。

初一点点头,“快请进,先把他放下吧”

一路引着白发人把病患放到专为病人准备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床上。

初一伸手为他把脉,才发现这人的伤远比她想象的更为严重。双目皆渺、四肢被废、全身经脉尽断,不知他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初一摇摇头,“抱歉,我相公出诊去了,没有三五日只怕回不来,我现在也无法用灵力救他……”

如果她没有怀孕,拼着一身灵力尚可一试,可惜她如今是双身,一身灵力已被腹中胎儿消耗殆尽。再则,这人的伤就算相公回来,只怕也无力回天……

“咳咳……”

经过这半天的折腾,紫衣人已是苏醒过来,“不用抱歉,我的伤我自己知道,咳咳……”

何况,他今日前来本就不是为了治伤的。

“你先别说了”,看着他嘴角不断咳出的血,初一不知为何,非常的难受,恨不能……以身代之。

双手握住他的,金色光晕流转间,已是把自己仅剩的灵力渡入他的体内,虽是无济于事,起码……能够减轻他的痛苦。

眼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上冷汗不断滴落,迦陵终是忍不住打断了她,“够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会垮的,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要想一下你腹中的孩子……”

你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哪怕失忆,也仍旧愿意这样付出?

迦陵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悲哀。

这股悲哀又是为谁呢?是寒烟翠?是她?是他?还是他自己?他也不知道,也或者都有。

“咳咳,你仅剩的灵力不应该再浪费在我身上”

初一闻言一惊,却发现自己输出的灵力似有回返之象,急道,“不要……”

却阻止不了灵力的尽数回笼自身。

哪怕是如今境地,枫岫主人毕竟曾经是……天舞神司啊。

初一坐在床上看着他,知道他是为她好,她也应该为孩子着想,但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

“听说……你,已有身孕?”紫衣人问道。

初一点点头,想到他看不见,遂执起他无力的右手,放到自己的肚腹之上。

感受到掌心下的温暖,枫岫露出一个笑容。突然,掌心下忽的一颤,枫岫心中一动,“这是,他在动吗?”

“是,他在和你说话”

“哈,这定是个健康又活泼的孩子”

“承先生吉言”

……

“他,对你好吗?”

初一一愣,半晌,点点头,“相公对我很好”

“你现在幸福吗?”

“大概,是幸福的”

“那便好”

“只是……”

“只是什么?”

初一看着他,咬唇,“只是,有时候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难受”。

看到你,更难受了。

“湘……姑娘,有时候,失去记忆,未尝不是好事,若有朝一日……”

“什么?”

“有朝一日,你若是恢复了记忆,你要记得……咳,你刚才说的话,你现在很幸福……所有人,都是盼着你幸福的,你要连着……他们……所有人的份,幸福的活着……答应我,可好?”

……

“我,答应你”

只是为何心那么痛,初一没发现她的脸上已满是泪水。












“我想见她一面”

“她已嫁人,即将为人母……”

“我要确定她过的如何,是否幸福”

否则,我不放心。

只要她好,一切便好。

“我带你去看她”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