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床上有只魔(二)

吞佛&殷芊妘
拉郎,慎入

吞佛童子醒来的时候,正是深秋。

可惜,他人虽是醒了,可身上的伤并不是那么容易好的,只能静养。于是,殷芊妘每日除了讲学,便又多了一个任务——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吞佛散步。

殷芊妘现在住的村子虽有些偏僻,但很是安静。风景也不错。村外有条小河,河堤上种满了树。殷芊妘每次推着吞佛去散步,都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枯叶从树上落下,颇有一股萧瑟之意。

“哼,你若心情不好,何必推我出来”,吞佛童子最讨厌的就是殷芊妘那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女人,果真是麻烦!

“不,不是的”,闻言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殷芊妘着急的解释,“并非如此,芊妘只是……只是每次看到这落叶就会想起父亲和法门……”。

曾经,她以为会永远护着她的父亲……没了;曾经,显赫一时的法门也没落了,她的身边除了惠茗,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似乎,还有个对她很重要的人,也已经离开了她……

“你现在的样子,殷末箫若是看到一定失望透顶!”

殷芊妘的心中突地一震。是啊,若是爹亲看到现在的她一定很失望!

虽然被他的突如其来的毒舌吓了一跳,她记得吞佛童子好像从未说过这种话!但殷芊妘的心中还是很感谢他。
“谢谢你,吞佛先生”,殷芊妘感激的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好魔”。

虽然吞佛童子有些不爱理人,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但她就是知道他是个好魔。

“你说的很对,爹亲绝对不一样看到我沉浸在悲伤之中。我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不让他再为我担心才是”。从今以后,她一定会好好的生活的!

“该死,他到底在做什么”,吞佛童子刚才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他什么时候那么多事了,她如何关他一个魔什么事!

死死的盯着她拉着他的手,不过,看到她这么有生气的样子,吞佛觉得刚才憋闷的心理好了不少。

惠茗最近很烦恼!

惠茗最近很抓狂!

惠茗最近很受伤!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怀揣着用当了自家小姐的首饰换的银子给那只红头发的魔买的药,惠茗回家看到院子里正在修剪花草的殷芊妘,一旁轮椅上悠哉似二大爷的某只魔,冷哼一声跺了跺脚去厨房。

留下院子里的一人一魔面面相觑……正确的说,是一人尴尬不已,一魔仍然悠哉悠哉的躺在轮椅上晒太阳!

唉,厨房里的惠茗默默地打了个喷嚏,她再气不过又怎样,还得给人家煎药,还得端到面前给人喝!惠茗突然有一种往里面下泻药的冲动,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那只魔还只能坐轮椅,估计最后遭罪的还是她和小姐。

作为一只非常成功的心机魔,吞佛童子百分百肯定最近那个叫惠茗的丫头背地里偷偷骂他的次数增加了一倍以上。你问他怎么知道的?呵呵,每天看他的眼神都恨不得直接瞪死他,巴不得他吃饭噎死、睡觉睡死、喝水呛死……那已经快要实体化的满满的怨气实在让他想忽略都难啊!

“说吧”,寻了个殷芊妘去讲学不在家的日子,吞佛童子终于决定想听听看惠茗一吐怨气。

“说什么?”惠茗一边择菜一边没好气道。

“你知道吾指什么”,依旧坐着轮椅躺在院子里的心机吞仍旧优雅的在……晒太阳。苦境的太阳,真暖和啊!

“哼……”,顿了一会儿,惠茗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这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轮椅都离不开,连做苦力还账都不能!

吞佛童子也不理她话语中的挑衅,嗯,这风中飘来的花香还挺好闻的。上次,她说这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菊花……

“最近没见她戴那只梅花型的玉簪……”

突然,吞佛慢悠悠的开口。

说到这个,惠茗就想打人!看到眼前这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家小姐的叮嘱也被她抛到了一边,“还不是因为你?你也不想想你看大夫、吃药、吃饭、穿衣哪样不需要钱?我们现在可是穷人,小姐只能去当首饰了!那可是小姐最喜欢的簪子……”

最……喜欢的吗?

吞佛垂下眼帘,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她,并无好处,如果只是因为他和殷末箫的那点子合作关系……

第二天,殷芊妘起床后,惊讶的发现那只她最喜欢的玉簪好好的躺在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怎么回事?这只簪,不是拿去当了吗?玉手把玩着这只簪,殷芊妘若有所思,那天明明她和惠茗一起去的当铺……

鬼使神差的,殷芊妘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惠茗。直觉告诉她,有些事不可深究,保持现状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她没有发现窗外一闪而过的一抹红影,大约只有树上的鸟儿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过了很久很久,惠茗还是想不通为什么那只魔的伤还没好?还是只能坐轮椅?这个每天只会晒太阳、让她家小姐推着散步的真的是那只只会捅人的心机魔吗?

不过,家里倒是没再缺过钱,不过小姐也没再当过首饰啊!管他呢,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她还是快点去做饭吧,小姐他们也快回来了!

河岸上,粉衣女子正推着红白相间的魔走缓步回家,微扬的嘴角昭示着少女的好心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