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床上有只魔(一)

吞佛童子&殷芊妘
拉郎,慎入

“小姐,要是这个人一直都不醒,我们就这样一直照顾他吗?”

“毕竟事关人命,怎能弃之不管”

“可他是……”魔啊

“惠茗……”粉衣姑娘言语中颇不赞同。人如何,魔又如何,本质上又有何不同。

知道自家小姐的性子,小丫头撇撇嘴,扭头去厨房做饭了。

这两人便是已故法门教祖殷末箫之长女殷芊妘主仆。自殷末箫过世之后,法门弟子走的走、散的散,逐渐败落。殷芊妘便与侍女惠茗在 去蠹居讲授法学。

至于床上躺着的红发白衣的人,或者说是魔,在苦境不说人尽皆识,但认识的人却也是不少的。殷芊妘便是其中一个,毕竟他与她的父亲还曾算得上是合作过。说算得上,是因为殷芊妘一直不明白父亲与他到底算是一种什么关系!

那人变是那曾经赫赫有名的异度魔界的战神——吞佛童子。不过,那也是过去的事了,要不怎么说曾经呢?至于吞佛童子是怎么弄成这样的,殷芊妘并不打算深究,别说现在他还躺着,就算哪日活蹦乱跳那也是一样的。毕竟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人,并不是一种喜欢被外人刨根问底的生物,想来,魔,应也是如此吧!

说来,殷芊妘会捡到吞佛童子也是个意外。那几天,由于父亲的祭日,殷芊妘想起过去,一直闷闷不乐。惠茗为了让她心情好点,用尽各种方法总算把她拉到附近的人介绍的的海边吹吹风、散散心。结果刚到海边,远方飘来一枚吞佛童子。

殷芊妘素来心善,别说认识的人,就算不认识,飘来一具尸体也会帮忙找块风水宝地给埋了。俩人惊喜的发现船上的不是尸体,吞佛童子还有口气。只是两个姑娘怎么也不可能把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从那么远的地方给弄回家。最后还是惠茗叫了几个附近的村民把吞佛给抬回了家。

把吞佛童子一弄回家,惠茗就后悔了。

她家小姐和她两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把个昏迷不醒的男人弄回家算什么事?虽说,知道的会说一声大小姐心地善良,遇到个不认识的受伤的人还带回家治疗。可那些长舌妇还不一定怎么乱嚼舌根子呢!

关键是,这个吞佛童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能不能活。带回家也有一段时间了,能请的大夫都请了,汤药更是没停过。结果呢,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当然了,也没有要死的迹象。

要搁以前,她家小姐也是经常接济穷人、善事不知道做了多少。可今时不同往日,那吃的哪是药,都是钱,都是她惠茗的眼泪啊!

没看她们都快揭不开锅了吗?

“教祖啊”,惠茗把为数不多的、淘好的米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双手合十,神神叨叨道,“你在天上一定要保佑那只魔赶紧好起来,做劳力还钱,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其实,按理说殷芊妘的日子是没这么难过的。纵然殷末箫过世,法门衰落,可凭着他生前积累的家业和人脉,足够殷芊妘富足的过几辈子了。可是,因着法门一连串的事故,殷芊妘就把家产悉数分给了那些还活着的法门弟子。自己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平日靠着学生上课交的束脩生活。可如今世道艰难,随着法门的没落,来听课的人越来越少,殷芊妘的日子也是逐渐拮据了起来。

“唉……”看到惠茗气冲冲的去做饭,殷芊妘暗自叹息。
她不是不知惠茗的意思,也早已不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大小姐。只是,就算是魔,那也是一条生命。而生命,是无价的!

“看来,明日要去当铺一趟了……”

她从床边的盆里拧出一条手帕,温柔的帮床上的那只魔擦脸,“你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魔……是不是都长得这么好看?

殷芊妘的手渐渐的停了下来,葱白似的指尖停留在脸上,“不知道这张脸笑起来……是不是更好看?”

半晌,意识到自己的手指还在那人的脸上,殷芊妘脸上烧起一片红霞,把手帕扔到盆里,端起盆就走。由于走的还快,还差点被门槛绊倒,盆里的水撒了一地,殷芊妘的衣服也湿了一大片。

没有人注意到,床上的那只魔,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