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天霓情缘

春去秋来,不论山下几经战乱,绝凌笙与卫清风归隐的天霓峰上却是一片平静。

山上的寒梅第五次盛开的时候,绝凌笙被诊出有孕,卫清风喜不自胜。自此,卫清风和绝凌笙开始了为期十个月互相折腾的鸡飞狗跳的日子。

说是互相折腾,其实也不过是绝凌笙单方面折腾卫清风。她素来个性刚烈,说风就是雨,怀孕以后脾气更是阴晴不定。卫清风倒是很高兴,为人夫、为人父本就是人生一大乐事,无论绝凌笙怎样他都乐在其中。

“书呆,……”

“我在,你怎么了?”

“我想吃山下城东陈记的烧饼……”半夜时分,绝凌笙突然如是说道。

“哦,好,我马上去,你等着……”给绝凌笙掖好被子,卫清风就运起轻功匆匆忙忙下山,完全没在意大半夜的哪家的铺子会开张。

结果就是,卫清风半夜跑到陈记敲门去买烧饼,差点被人家被打出来。不过,听说是为了给怀孕的媳妇儿买,陈记的老板倒是呵呵笑了,慢腾腾的开炉生火、系好围裙,开始揉面团做烧饼。

卫清风揣着烧饼回到天霓峰的时候,绝凌笙睡得正香。轻手轻脚的把怀里刚出炉的热乎乎的烧饼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坐在床沿,盯着妻子的睡颜。

绝凌笙性子刚烈,眉眼间自有一股凌厉,但睡着的时候却是分外的柔和。伸手帮她把下滑的被子往上拉了拉,视线触及那已明显隆起的腹部,卫清风忍不住温柔的轻抚上去。

这是他的妻子,她正孕育着他的孩子,卫清风忍不住傻笑起来,想起了陈记那位老伯和他说的话:“女人生孩子啊,就是迈一次鬼门关,危险的很,身为丈夫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

“凌笙,我妻……”他忍不住轻吻了下她的额头,却无意中吵醒了她。

“书呆,你回来了?”以她的武功,早在他进入房间时,便该有所感觉。只是,一来,她已经习惯了她的气息;二来,怀孕后她不仅是嗜睡,连功体亦有所下降……

“凌笙,陈记的烧饼我已经买回来了,现在要吃吗?”
绝凌笙摇了摇头,“我现在不饿了……”

看着书呆眼睛里的幸福光芒,绝凌笙轻勾嘴角,有些事情只有愿不愿意哪有值不值得,他们只要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就好。

十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眨眼间,便到了绝凌笙生产的日子。

卫清风在绝凌笙临产的前几天,便把他师尊任剑谁的妻姐、蛊后绯羽怨姬请到了天霓峰,为妻子接生。

虽是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绝凌笙真正生产的时候,卫清风还是被吓的不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绝凌笙已经进产房很久,却是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苍白着脸的霏婴不断颤抖着端出一盆盆的血水。

卫清风的脸色越来越白,脸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身体摇摇欲坠几乎下一刻就要倒下去,却还在强撑着,哪怕手心已经攥出了血,“师尊……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会不会……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卫清风简直不敢想下去。

任剑谁安慰地拍了拍徒弟的肩,“放心,有怨姬在,不会有事的,绝凌笙可不是普通女人……”话虽这样说,任剑谁的心里也没有底。毕竟,女人生孩子有多危险他也是听说过的……不过,如他所说,仙尘鹤影绝凌笙从来都不是一般的女人!所以,没有像别的妇人生产一般惨叫,是很正常的吧,一定是这样的!

“不行,我等不下去了,我要进去看看她”

“卫清风,”任剑谁一把拉住他,“你现在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给她们添乱!”

“师尊,我不会妨碍怨姬姑娘她们的,我只想陪着凌笙……”他只想陪着她,这个时候,她一定很需要他……
“你……”

“任先生,”一旁的红衣道子开口道,“让他进去吧,起码……不会留下遗憾”。

“唉,”长叹一声,任剑谁终究还是松了手。

“谢谢师尊!”

看着卫清风一阵风般跑进产房,红衣道子摸了摸身旁与他长得八分相似的小男孩的头。

当初,她怀孕、生产皆是独自一个人,没能陪在她的身边一直是他的遗憾,如今,他又怎能看着别人如他一般平添这些遗憾呢!

屋内,绝凌笙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一头长发也早已被汗水浸湿,嘴唇已被她咬出了血,不断地闷哼显示出她正处于极大的痛苦之内,却仍是倔强的不肯叫出来。

“绝凌笙,来,跟我深呼吸……”怨姬的头上也满是大汗,孩子太大,到现在还没出来,这样下去不行,时间拖得越久,对母体、孩子都不利。

“凌笙,你怎么样?”卫清风闯进产房,看到绝凌笙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

听到卫清风的声音,绝凌笙艰难的睁开眼睛,本是训斥的话,无奈身处巨大的痛苦之中且气力尽空,出口的话语却是软绵绵的:“你……进来做什么?快出去!”

“不行”,卫清风蹲下身握住她的手,“我要陪着你!”
“你……”

“三姐,怎么办?”霏婴也是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他留下吧,有卫公子在,我相信卫夫人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卫清风投去感激的一眼。

“哇哇……”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传出一阵嘹亮的婴儿的啼哭声。
“卡”的一声,霏婴推开门抱着一个婴儿出来,激动道,“相公,是个女儿”

一身疲惫的怨姬也走了出来,露出一个笑容,“母女平安!”

任剑谁小心的接过霏婴怀中的孩子,嗯,倒是集齐了她父母身上所有的有点,不像别的刚出生的孩子皱巴巴的,小脸蛋白白嫩嫩,漂亮极了!“徒弟呢?怎么没见他出来?”

“他啊”,霏婴鄙视道,“他晕了!绝凌笙都撑着看了一眼孩子才睡过去,他居然听到孩子一生来就晕过去了!”
任剑谁暗骂徒弟没出息!

红衣道子握住怨姬的手,温柔的帮她擦去额头的汗水,“你辛苦了!”不只是为绝凌笙接生,还有当初他不在的那些日子,亲眼目睹绝凌笙生产的,他能想得到妻子当初的辛苦与凶险。

怨姬轻轻回握住他的手,摇摇头,“都过去了!”

“爹亲,妹妹长得真好看”,红发小男孩跑到父母身边一脸兴奋。霏婴刚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他就噔噔噔的跑到了任剑谁的旁边,着急的要看妹妹。他想要个妹妹好久了,可惜父亲和娘亲一直都没满足他的这个愿望!
怨姬笑道,“那你以后可以来找妹妹玩”

听了这句话,红衣道子沉思:辈分……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