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把去年素风大婚时码的一篇翻出来,祝大家520快乐!

琉璃仙境之内,张灯结彩,到处都贴满了大大的“囍”字,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氛围。

“这里,这里,挂上灯笼……”

“还有这里,这个花盆不能放这里……”

屈世途正在指挥着众人布置喜堂,这其中,很多人都是山下的村民自愿来帮忙的。

听说清香白莲素还真要成亲,不只翠环山附近、中原有人来,连东西南北武林都有百姓来帮忙、喝喜酒的。无形中,却是带动了附近的经济增长。

多年后,终于苦尽甘来娶到心中的姑娘,虽然儿子都老大了,但仍是让素还真高兴不已。大手一挥在山下连开一个月的流水席,让附近的百姓很是兴奋!

屈世途吩咐好众人做的事,只觉得嗓子直冒烟。他真是上辈子欠了素还真的,这辈子才要给他当管家,唉,天生的劳碌命啊!

按照婚前新人不能见面的传统,三日前风采铃便暂住山下素还真置办的一处宅院,等待着明日的婚礼!青衣宫主也陪着她去了。

“唉”,屈世途长叹一声,“我自己的婚礼都没这么累……”
“真是辛苦好友了!”,忽听得熟悉的声音响起,果然是素还真正坐在碧波池旁的凉亭内悠哉悠哉的喝茶,还举起茶杯笑着问道,“好友累了这么久,可要休息一下?”

屈世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跨步走到凉亭内,边走边大声道,“素还真,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让你试吉服吗?所有人都在忙……”

突然,一杯茶出现在眼前,“好友,先喝口茶吧”

屈世途默了半晌,还是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三哥,你真应该好好谢谢屈先生……”

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屈世途才看见坐在旁边的莫召奴,顿时明白刚才自己太过生气只看到素还真倒是忽略了旁边的莫召奴,放下手中的杯子,“莫召奴,你在就好了,赶紧让素还真试吉服去,看看有没有需要改的地方……”

“好友”,素还真放下茶杯,“吉服是采铃亲手绣的,素某早就试过了……”他家采铃一针一线绣的,哪里会有需要改的地方,当然是合身的不能再合身了!

莫召奴手中折扇掩面笑道,“既然是三嫂亲手所制,应是没问题”。嗯,记住三哥现在的表情,这么喜形于色的三哥,可是少见啊!

屈世途无语,日子和吉时交给玄宗的道长、送喜帖有三人组,叶小钗也去保护风采铃了,琉璃仙境的布置那些自愿帮忙的百姓就够了,好像……还真没素还真什么事!

摸了一把胡子,屈世途转身就走,“我去看看他们布置的怎么样”

看着屈世途的身影慢慢走远,素还真笑道,“真是劳烦屈世途好友了!”

“三哥,你这个新郎官当的着实悠闲,我都要为屈世途抱不平了……”

“哈哈……”

“四弟,弟妹什么时候到?”

“三哥放心,秀泷明天一定能赶得上你和三嫂的婚礼的……”

提到妻子,莫召奴嘴角忍不住绽开一个笑容,当时收到三哥的请柬,又则中原众人还未见过秀泷,不知道他们已完婚的事,便要立刻动身回中原,可惜秀泷临时有事要晚些才能到。莫召奴很了解自己的妻子,既然说了赶得上便一定不会错过明天的婚礼!

素还真点点头,对他话中的三嫂二字受用不已,“采铃早就想见见弟妹……”,当然,他对这位传说中的良峰秀泷也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的。毕竟,能让他四弟心心念念那么多年,说不好奇是假的。

“爹爹,爹爹……”

突然一声糯糯的叫声,素还真转身望向亭外,莫召奴已是收了折扇快速的从素续缘手中抱过一个年约两岁的女孩。

这便是莫召奴和良峰秀泷的女儿,大名莫离,意喻一家人从此不再分离,小名叫一一。也昭示良峰秀泷是莫召奴心里的唯一!

“爹爹,这个”,一一把手中的面人儿献宝似的给他看。

莫召奴看清女儿手中拿的面人儿却是忍俊不禁,大概清香白莲素还真太有名了,也或者是素续缘的“素氏眉毛”标志太明显,商家都直接给他们做了一对身着红衣的素还真和风采铃的面人儿。别说,这位捏面人儿的师傅手艺不错,做的很是传神。

一旁的素续缘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这是他们硬要送的,说是祝贺爹亲和娘亲新婚之喜!”

素还真看了眼小姑娘手中的面人儿,半晌,才说道,“把采铃捏丑了!”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磨难,连天公也在为二人这场迟来的婚礼送上祝福。婚礼当日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阿盈,那支翡翠玉簪在哪?”

“嗯,脸上的胭脂有些淡了,再加一些……”

“凤冠,凤冠……”

……

天未亮,风采铃就被萧竹盈和青衣宫主从床上挖起来梳妆打扮。折腾到吉时将至,二人终于满意,风采铃也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看,我们的新娘子多漂亮!今天一定能把素还真迷的找不着北!”青衣宫主帮风采铃梳好头发,站在她身后看向镜子里的红衣人影,端的是风华绝代。尤其是听到这句话时的羞涩一笑!

旁边的萧竹盈噗嗤一笑,“她什么都不做就能把素还真迷的找不着北了!”

“也是,哈哈”

……

不理她们的调笑,风采铃却是突然想起了当年不夜天的初遇,从七天七夜的相处到后来续缘出生,那时候又哪里敢想会有今日呢?真像一场梦啊……

“新郎来了,新郎来了……”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青衣宫主和萧竹盈急急忙忙的帮新娘盖上盖头。

风家只剩风采铃一个人,自然是没有人可以背她上花轿的。不过,师兄也是兄长,因此崎路人背新娘子上花轿自然没人有异议。

坐上花轿的那一瞬间,透过凤冠的珠帘和鸳鸯戏水的红盖头,风采铃看到了一身吉服的素还真。

感觉,她的眼睛快睁不开了!

琉璃仙境之内,看着一对新人拜天地,萧竹盈忍不住勾起嘴角。突然,一只手握住她的,回头一看却是叶小钗。本欲抽离的手,却在看到他脸上那个笑容时,失了神。那样纯净的笑容,一如当年在黄花居他为她摘青梅时。察觉到她没有拒绝,叶小钗将那只手握的更紧……

姗姗来迟的儒门龙首,献上了厚礼,身旁却不是剑子仙迹和佛剑分说,而是一位和疏楼龙宿一样华丽的蓝衣姑娘。

“龙宿,我们的婚礼一定要比这个更盛大!”

儒门龙首手中华扇掩面,面上虽尽是无奈却犹有一抹宠溺之色。

宴席上,素还真和风采铃在一桌一桌的向客人敬酒。素还真的朋友基本上该来的都来了都来了。他们今日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良峰秀泷,她果然在昨天晚上赶到了琉璃仙境,没有错过今天的婚礼。

“三哥、三嫂,这是秀泷”

“秀泷,这是三哥和三嫂”

良峰秀泷盈盈一笑,端起酒杯,“三哥、三嫂,我和召奴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说罢,一饮而尽。

她今天穿的不是和服,而是入乡随俗穿了中原的服饰。头发盘起成髻,昭示其已婚的身份,一身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尽显无疑,和身旁温文尔雅的莫召奴站在一起却又是万分和谐。

“多谢弟妹!”

“爹爹……”莫离手上拿着个小小的茶杯,拽了拽莫召奴的衣服,示意要他抱。

莫召奴不知道女儿要做什么,却仍是抱起了她。只见小姑娘拿起手中的杯子,奶声奶气的说道,“一一祝三伯和三伯母百年好合,嗯……嗯……”小姑娘皱了皱眉,估计想不起下面的话了,看到四个大人脸上止不住的笑意,急道,“生一个像一一一样可爱的妹妹!”

片刻的寂静无声,然后便是哄堂大笑。

“莫召奴,你女儿太可爱了!”

“小一一说的真好……”

……

素还真笑着看了眼呆站在母亲身旁,浑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姑娘,“咳咳,一一,你的祝福三伯收下了!”

“剑下奴,他们为什么笑?”

角落里,从头发到衣服都是喜庆颜色的姑娘疑惑的问,说话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不知道”,殢无伤看着妖应封光一杯酒下肚,又倒了一杯,皱了皱眉。他的心神一直在她身上,又怎会在意别人!

夺下她手中的杯子,夹了一筷子菜到她口中,“酒喝多了,伤身”。

嘴里突然被塞了一口菜,但看到殢无伤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样子,妖应因被抢走手中的酒的怒气也尽数烟消云散,身子一软如往常般直接靠在了殢无伤的身上,“侬还要……”

对面的紫衣文士以扇掩面,藏不住眼中的笑意。视线在触及身旁的黄衣女子时,却是温柔的要溢出水来。

旁边的曲怀觞见状,默默握紧了桌下月灵犀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慕少艾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瞎了。真是失策啊失策,看看这一桌,对面、左边、右边都成双成对的,他怎么就想不开坐在这了呢?

“少艾,我要吃那个”身旁的阿九不知道慕少艾在想什么,只知道婚礼很热闹,有很多好吃的,他很高兴。真希望天天都有人成亲,这样他每天都可以吃很多好吃的了!

“好好”慕少艾拿起筷子把阿九想要吃的夹到他的碗里。唉,老人家突然觉得好忧伤,他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