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赭绯】那个红衣的姑娘

“喂”,紫荆衣拿着扇子戳了戳墨尘音,语气有些不易察觉的兴奋,“她又来了”。

“嗯?”
墨尘音顺着方向果然看到那个斜簪牡丹,一身红白衣裙的美丽女子静静的站在混沌岩池边上。奇怪地问道:“今天并不是赭杉的祭日,她为何会来此?”

紫荆衣摇摇头:“谁知道呢”。也许是这么多年终于累了,要放弃了吧!

紫荆衣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姑娘,正确的说他和金鎏影第一次见到这姑娘的时候,是在苍把赭杉军的尸体投入混沌岩池后的一天。

那段时间靠着玄宗秘传的鬼修之法和墨尘音生前输送的灵气,他和金鎏影已能稳住魂魄,也为墨尘音的躯体保住一丝生机。只消赭杉军回转,借玄宗秘术和其修为,玄宗四奇之风采必能重现尘寰。

结果,无论是他还是金鎏影甚至是墨尘音都没想到等回来的是居然赭杉军的尸体。

他拼命拉住了暴怒的金鎏影,就怕他把自己好不容易才攒起来的一点修为都发泄在苍的身上了,虽然在这之前他和金鎏影自恢复意识后,未再说过一句话。哪怕他自己也恨不得冲出去摇着苍的身体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些,他们都没办法做到……当初决定叛出玄宗的时候,无论是他或是金鎏影都没想到玄宗四奇居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聚首。

只是,随着赭杉军也进入死人行列,没有奇部之人的功法与秘术,金紫二人的打算彻底泡汤。四人只得以鬼修之法复生,虽同样得以复活,但是速度实在太慢了!这都几年过去了,弃天帝不知道被送回六天多久了,素还真也是又死死生生多少回了,他们四个连个人形都保持不了!!!每次一想到这里,紫荆衣就忍不住想用手中的扇子把那根红木头给敲醒,都说了有死劫了也劝过你退隐了,还跑去打什么孽角?打就打了,你还居然打输了连命都没了!!!弃天帝都没把你拍死,结果死在了那么一个不入流的手上,四奇的面子哦!话说他们玄宗四奇除了金鎏影,一个比一个死的憋屈,不行,再想下去他又想揍金鎏影了,修道之人,怎可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兜兜转转四奇居然又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同修,也未尝不是另一种幸运!

在墨尘音和赭杉军醒来前,紫荆衣一直以为那个姑娘是来祭拜墨尘音的。虽然他也不太相信墨小四会有喜欢的姑娘什么的……但是,玄宗四奇排除他自己,另外三个其中有两根木头,最后那个可不就是唯一的答案了!为此,他还暗自为墨尘音可惜……

墨尘音一直以为那个每年都带着一堆精致的点心、佳肴来的姑娘是来祭拜紫荆衣的。首先,他自己肯定不可能,其次四奇里面紫荆衣的风流俊逸、傲娇与不羁向来很招姑娘家喜欢。以前在玄宗的时候就有不少师妹暗送秋波,每次下山身上更是被扔满了荷包、香囊。至于那金鎏影和赭杉军,墨尘音从来没往他们身上想过,那两根木头身边比较亲近的姑娘估计只有六弦的赤云染。

头几年,赭杉军还泡在岩池里,每年那个一身红衣的姑娘来的时候,紫荆衣就和墨尘音相视一笑,各种一切尽在不言中……大意为好友,艳福不浅!只有旁边的金鎏影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结果,某一年照例看到一个红衣姑娘带着一堆祭品来的时候,墨尘音和紫荆衣刚要调笑对方,就听到一句久违的声音:“啊,是怨姬!”

墨尘音和紫荆衣一脸激动,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虽然还只是魂体但也足够了。二人异口同声道,“好友你醒了?”又觉得哪里不对,看了岩池边的红衣姑娘一眼,再次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认识那个姑娘?”

赭杉军一脸懵逼的点了点头,“她叫绯羽怨姬,生前助我良多”,语气中还颇多感慨。

“啪”的一声,紫荆衣的扇子自手中脱落却浑然不觉,墨尘音的拂尘缠在了衣服上;只有一旁的金鎏影一拍大腿,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那个红衣的姑娘每次带来的菜都有紫荆衣和墨尘音最讨厌的葱!

在道境的时候,玄宗的伙食里每餐必有葱。偏偏玄宗又倡导节俭,不许有剩饭剩菜。于是,讨厌葱的墨尘音和紫荆衣每次吃饭都把碗里的葱丢给他和赭杉军,还美其名曰木头是没有味觉的,吃什么都一样。赭杉军倒是还好,反正他本来就不挑食,但是金鎏影整整吃了几百年的葱,讨厌程度简直直追苍!身为师兄他又不能像墨尘音一样丢给赭,不得不说他之所以背叛玄宗,葱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原因啊!所以,后来和紫荆衣叛离玄宗逃到苦境之后的这么多年,他真的再也没吃过葱!显而见之,那个真的是赭的姑娘!金鎏影突然想到了紫荆衣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再死的木头也是会发芽的!”

后知后觉的墨尘音、紫荆衣同时指着对方问道,“她不是来祭拜你的吗?”

“那不是你的红颜知己吗?”

……

“啊,两位好友不可误会,吾与怨姬只是普通朋友……”

好吧,听到赭杉军义正言辞的解释他与那个红衣姑娘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有什么超出朋友外的关系。金鎏影默默收回刚才那句话,至少眼前这根和他同一属性的木头,暂时还没有发芽。或者他还没有发现自己有发芽的苗头。

“呵呵”,紫荆衣听完赭杉军一本正经的解释,直接怪笑两声,阴阳怪气道,“普、通、朋、友?”谁家的普通朋友会每年都在你祭日的时候来看你?谁家朋友会没事对着你的坟落泪?谁家普通朋友会跟你穿着同一色系的衣服?……别欺负他没谈过恋爱,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

“咳咳”,墨尘音也是笑喷了,没想到他家好友居然这么呆。

“赭,你觉得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二十年来,每逢你的生辰、祭日都来混沌岩池,风雨无阻,是为了什么?”
见赭杉军依旧一副“因为我们是朋友”的表情,紫荆衣翻了翻白眼,扭头决定不理这根木头,否则非把自己气死。

墨尘音抚了抚额头,没想到他的这位同修居然呆成这样。只得再说的明白些,“祭拜朋友当是理所当然,但却也用不着年年如此。而且”,墨尘音抬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赭杉军,“这些年来,虽年年来此,但她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赭杉军浑身一震,看向墨尘音。

还好,总算还不至于无药可救!

“玄宗四奇,她应只与你相识。然,这些年来她每次来此,除前几年抑制不住掉眼泪外,后来就只是站在岩池边,从不开口说话……”

赭杉军垂下眼帘,默然不语。

紫荆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摇着扇子回头又补了一刀,“唉,可怜啊,不说话不还是因为满腹心事无法诉说?真是痴情又可怜的姑娘啊……”

……

金鎏影无声的拍了拍赭杉军的肩,“她是一位很好的姑娘”。潜台词,别辜负了人家!

赭杉军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他很高兴好友们都能够回来,但是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不知好友们的好意,正如当初他也并非不知怨姬的心意,更何况他自己也不是无动于衷。毕竟,能说出“几条杨柳,沾来多少啼痕;三叠阳关,唱尽古今遗恨”的人又怎么可能对情之一字毫无了解。只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他是已死之人,她尚有大好年华,又如此优秀,值得一个更好的人!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可惜,它现在没办法和她沟通……

若是其他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必定会想要一巴掌拍死他。已死之人?那我们现在修行做什么?搞笑吗?重新再修行个若干年,你不想活也不行了!

可惜,没有人告诉他。于是,又是百年时光过去……
“赭杉军,……”

墨尘音和紫荆衣惊喜的对视一眼,终于说话了!两人又强行把打坐中的赭杉军拖过来,让他好好听听。金鎏影很自觉的坐在紫荆衣身边,一起围观。

只见绯羽怨姬照例拿出一堆祭品,这次却并没有在岩池边上枯站一日。而是,直接挥手拂了拂灰尘,坐了下来。

“明年,我可能……不会来了……”

什么?金鎏影、墨尘音、紫荆衣一起看向赭杉军。紫荆衣头一次知道自己还有做乌鸦嘴的潜质。

赭杉军巍然不动,好似没有任何感觉。与之分离数百年的金鎏影、紫荆衣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和他在混沌岩池居住了数百年的墨尘音知道赭杉军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赭,她好像要走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墨尘音指了指即将离开的姑娘。其实,他若是想要挽留当然可以,毕竟苦修这么多年,他们虽然还不算完全复活,但要使魂魄显站人前,与人沟通几个时辰还是可以的。看出赭杉军的动摇,墨尘音、紫荆衣悄悄后退,朝对方点了点头,同时使出玄宗术法。顿时,赭杉军周围顿时光华大盛,俩人同时出脚把赭杉军踢到了绯羽怨姬那里……

旁观的金鎏影:“……”

看见绯羽怨姬见到突然出现并扑到了她的赭杉军先是不可置信、而后狂喜的表情,紫荆衣大笑着和墨尘音勾肩搭背,拖着金鎏影飘了出去。

只是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拿着水晶球的女子,那个每次见到他,眼睛都会发光的姑娘……

莎罗曼……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