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戢武王&良峰秀泷】遇见

很早之前就想,如果王姐和秀泷遇到会发生什么事呢?肯定能成为朋友吧,她们都是背负如斯责任的强大女子。

朋友还是cp,自由心证吧

王姐退场七周年快乐!

我爱你!

一卷冰雪与良峰秀泷的相识始于一场意外。

那一年,雅狄王还未失踪,槐生淇奥还未临危受命登基为王,尚是太子。

在又一次教训了暗中欺负妹妹湘灵的王树殿侍人后,她终是忍不住气呼呼的趁着老爹在闭关,脱下华丽的太子袍服,披上一身红装、对镜贴了花黄。而后偷偷溜出四魌界,来到了传说中的苦境。

可惜,也许是术法出了问题,她降落的地方并不是预定要围观的苦境名人素还真所在的中原,而是一处名为东瀛的岛国。

槐生淇奥先是觉得懊恼,随之觉得反正都是四魌界以外的地方,哪里不都是一样?也就放宽了心情,准备好好感受一下这异境的风土人情。

那段时间,东瀛横空而出一位女剑客,名曰一卷冰雪玉辞心。

伊人不知从何处来、欲往何处去,只知她衣着奇特、金发雪肤、貌美如花的同时,冰雪气质、武艺高强,一把倾雪剑不知染了多少贼人鲜血。

踏遍了大半个东瀛的玉辞心觉得有些失望,这个地方女子的地位虽比杀戮碎岛要好些,男、女的地位却还是不平等的。这段时日,她并未遇见如以前听说的苦境第一女先天练峨眉般的女性,反倒救了不少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哎,过几天还是打道回府吧,想必老爹也该出关了,她也想念湘灵了。

玉辞心躺在树上,仰头灌下一口酒。

这东瀛的酒还没碎岛的够味儿!

“小娘子,识相的就赶紧让我们兄弟乐呵一下,否则……”
树下传来的猥琐声音,让玉辞心眉头一皱,心生不耐。
这东瀛怎会有如此多的败类?这都是遇到的第几波了?连话都不会换一句?

玉辞心正待像往常一般挥手解决时,忽听得一个声音:“哦?否则……便待怎样?”

清脆柔美的嗓音之中是隐藏不下的愤怒。

玉辞心顿觉有趣,悄无声息的翻了个身,左手撑着头部,倚在树枝上,右手拿着酒壶倒入口中。

只见树下一位穿着粉色和服、气质沉静的美貌少女正与几个官兵对峙。

“否则怎样?哈哈哈哈哈哈”

“美人儿,你可知我们是谁的部下?……鬼祭将军!

“哼哼哼,连天皇都怕我们大人,劝你还是乖乖的……”

“啊……”

眨眼间,那几个官兵已是身首异处。

玉辞心不由赞道,“好剑法!”

能够瞬间斩杀几个身手矫健的官兵,而剑上不沾丝毫血迹,这女子……不凡也!

良峰秀泷一惊,“还请阁下现身”

她刚才居然没有发现此人?放眼整个东瀛,实力在她之上的也不过那几位,听其声音乃是女子,难道……

玉辞心哈哈一笑,扔掉空了的酒壶,从树上翻身而下,站在了良峰秀泷的身前,衣袖翻飞,“吾乃……”

“一卷冰雪玉辞心”

良峰秀泷肯定地说道。

玉辞心眼露好奇,“你如何知晓我的身份?”

良峰秀泷嘴角上扬,“本来只是猜测,但看到你的真身,我便再无犹豫”

金发橙衫、身负长剑、如此气质,武功又高深莫测者,除了近来声名鹊起的一卷冰雪玉辞心又有谁?
两人相视而笑。

女人的友情总是如此奇怪。

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笑容……皆能建立起一段缘分。

于玉辞心和良峰秀泷而言,更是如此!

俩人结成朋友后,时常进行切磋。

玉辞心掌、剑、戟皆精通,平日武器虽惯用她老爹送给她的或天戟,对剑之一道也不陌生。

她自是看得出来,良峰秀泷虽败于她手,可她年纪尚轻,天赋极高,假以时日,在剑道之上,必有所成!

她很期待看到这一天!

于良峰秀泷而言,这位偶然结识的朋友,实在是给了她莫大的惊喜。不但武功高强,在剑道上给予她指点,良峰秀泷偶然谈到东瀛当今的形势时,发现这位好友在政治上也有一套独到的见解。

两人同吃同睡,论道交流,偶尔一起出去行侠仗义,感情日渐加深。

只是,玉辞心一直担心一件事:秀泷的兄长良峰贞义身体一直不好,最近更有加重之迹象;那位鬼祭将军愈发猖狂,东瀛……要乱了!

她很担心秀泷。

还有,这个住了很久的阪良城。

只是,她没时间了。

太宫传来消息,碎岛出事了。

能让摄论太宫称为“大事”,肯定是危及到了杀戮碎岛的根本生存之事。

虽有不舍,但她不能再在此逗留了,该回去了,回到她的国家,承担她与生俱来的责任!

“辞心,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良峰秀泷非常舍不得这个朋友,她知道玉辞心身上有很多秘密,但她不在乎,只要知道玉辞心是她的朋友就够了。

“我不知道,但我保证,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来见你的”

此次回去,身为太子,她不一定还能有机会来苦境,但是只要有任何机会,她一定会来见她的!

“好,我相信你,我们一定能再见面的,我会一直在阪良城等你”

对视的笑容,是对彼此的不舍与信任。

转身后,随风带走的是满心祝福。

只是,谁也未曾想到,这一别,竟是再不复相见。

玉辞心没有想到,后来,自己的这位好友竟是走上了与她一模一样的道路:脱下红装,换上男装,放弃她所钟爱的剑,担起一城之责!

不同的是,她尚能有属于自己的名姓,而秀泷,无论她做了什么,为阪良城、为这个国家付出多少、贡献多少,世人记得的、载入史册的也只会是良峰贞义其名。

良峰秀泷早已埋入地下。

很多年后,已是戢武王的槐生淇奥身着华贵蓝色王袍坐在大殿之上,看见他的王后着一袭粉色旗袍缓缓走来,不由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也有一位姑娘,一身粉色衣裳在林间舞剑,纷纷扬扬的樱花落在她的身上,随着剑气起舞……

“王?”

“吾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