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枫湘】不负(二)


暮春三月日重三,春水桃花满禊潭。
广乐逶迤天上下,仙舟摇衍镜中酣。

春日的天气远没有六月的酷热难耐,几缕阳光通过窗户折射入屋内,反而增添了几分暖意。

湘灵坐在书桌前,正对着窗户,一头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一手支着头部靠在桌上,窗外一片桃花竞相绽放,放眼望去,俨然一片花海,又恍若天上的红霞,美艳不可方物。

偶有一枝,调皮的想要探知窗内的秘密,小心翼翼的伸着头进来,却冷不防被主人抓个正着,握在手心。
轻轻的用手指点点手中娇嫩的花朵,湘灵俯下身凑过去,闭上眼睛轻嗅。

果然如《荒木记载》所述,这桃花与别的花着实不一样!

楔子真乃神人也!

“二公主到……”

二姐姐来了!

听到宫婢的声音,湘灵面上现出一片惊喜之色,立刻起身迎接。

“湘灵,我来看你了”

伴随着清脆甜美的声音出现的是一位身着华丽宫装的娇俏少女,她便是当今的的二宫主独孤乐央。

东旭国当今国主独孤没子息单薄,仅育有二子二女。除了二皇子独孤离是淑妃所出外,太子独孤寄、大公主独孤繁若、二公主独孤乐央皆为皇后沈氏所出。

大公主出嫁多年,二皇子业已成年、出宫建府,如今,这宫中除了皇上、皇后也只有太子和二公主。

湘灵自从到了这东旭国后,也一直是由皇后抚养,她与二公主年龄相仿、又是从小一起长大,情分自是非比寻常。

湘灵上前握住她的手,拉着她亲热的挨在一起坐下,“二姐姐今日怎会有空来看我?”

独孤乐央白了她一眼,佯装不悦,“本公主没事就不能来你这舒和殿吗?”

说到这个独孤乐央就忍不住来气,“你说这宫里好地方多的是,你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么个靠近冷宫的地方,每次来都要绕大半个皇宫,当初母后给你准备的流沁阁多好,不说我的羲露殿,便是东宫也不过区区几步,这舒和殿到底有什么好的?”

湘灵但笑不语。

这舒和殿自然是不差的,不仅不差,若论这宫内的一应设施,和其中的古玩字画、各种珍品,只怕除了当今皇上的寝宫,便是比之皇后的寝宫也不遑多让。

毕竟舒和殿是先帝时宠冠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便是连皇后也要让其三分的星贵妃的寝宫。

至于现在成了冷宫,也不过是因为那位星贵妃当年荣宠太盛,皇家忌讳罢了。

“你又想家了?”

眼尖的看到书案上绣了一半的百合花的绣棚,独孤乐央肯定的说道。

百合花是杀戮碎岛独有的花种,湘灵自七岁到这东旭国,掐指一算到现在也已九年了。

想念故国、亲人,自然是人之常情。

“碎岛这些年国力益发强盛,你一定能回去的”

虽是安慰之语,独孤乐央这话却也不全是假。杀戮碎岛的国主雅狄王这些年身体每况愈下,朝中事物基本都是太子处理。

湘灵的这位双胞兄长却是与她完全不同,杀伐果断、有勇有谋、爱民如子。她虽身处后宫,却也时常听到宫娥、太监的谈论。

她虽然舍不得湘灵,却也是真心希望她能够回家的。

湘灵闻言,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弧度,“我知道,哥哥说过,他一定会接我回家的!”

“嗯,我也相信!到时候,我一定要看看你从小吹到大的王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王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上京城外三十里。

“离开上京九年,如今近在眼前,王爷心中想必感慨良多吧?”

“哈,这倒是,近乡情怯啊”

枫岫站在高处,遥望城门,依旧一袭紫衣,摇扇轻笑。
当年边关战事来的突然,他自愿请旨前往边关押送粮草更是突然。

谁也不知道向来只在文人堆里打滚、从来不上朝,第一次上朝便是请旨去边关的离王到底是哪根弦不对劲?看这意思还打算在那长待?

奈何枫岫本人坚决,皇上无法,只得同意。

当年离开时不知多少人暗中猜测他再也回不来,可能还要搭上镇守边关多年的慕容将军。

毕竟,皇家子弟的性命,素来都是无价啊……

可惜,他不仅活的好好的,还将离王的名号印在了整个漠北!

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九年!

上京啊……

想到朝堂的暗流涌动,枫岫便觉得手中的扇子重的有些挥不动,“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