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中秋贺文】花好月圆

身为霹雳镇的镇长,素还真向来是从年头忙到年尾,一年四季少有闲下来的机会。

但总有那么几个日子,是再忙也得挤出时间和家人一起过的。

比如,中秋节。

回来的路上,素还真遇上同样回家过节的隔壁金光镇的前镇长史艳文、刘萱姑夫妇。收到一盒手工月饼并约好有空去金光镇做客后,素还真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蛋黄馅的月饼,是续缘最爱吃的呢!

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到了镇口。

“本小开家的天女最美”

“胡说,我的姑娘才是最美的……”

素还真远远地便听到了熟悉的争吵声,走近一看,果然是金小开和万里云枭在争吵。 至于原因?很简单,不过是争论谁的老婆是霹雳镇最美的女人罢了。

素还真调停了半天,最后以自在天女抱着孩子出来寻夫、万里云枭像只宠物乖乖的跟在七海游霞身后回家而告终。

素还真摇头失笑,继续往琉璃仙境的方向走。

路过拂樱斋的时候,拂樱斋主正在躺椅上和摇着扇子的枫岫主人说着什么,小免在忙着打包月饼。

拂樱斋是霹雳镇最有名的糕点店,每天限量供应。今日中秋节,订月饼的人只会多不会少。

“嗨,素叔叔你回来了?”

小免蹦蹦跳跳的跟他打招呼,手上速度也没变慢,迅速包了一盒月饼递给他,“带回家给素婶婶和续缘哥哥吃,中秋快乐!”

素还真也不推迟,“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小免”

毕竟采铃很喜欢吃拂樱斋的糕点呢。

素还真接过月饼,摸了摸小免的头。

“哎呀小免,枫岫阿叔好伤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让你给我拿盒月饼推三阻四的,对素贤人就这么大方,阿叔的心被伤到了”

枫岫主人一手捂心,仿佛真被伤到了心一样。

小免撇撇嘴,“那是因为枫岫阿叔你从来不付钱!”

不付钱三字还特地加重了语气。毕竟,这卖糕点的钱都是她的零花钱啊!

素还真忍俊不禁,拂樱则丝毫不给他面子哈哈大笑。

枫岫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小免啊,咱俩是什么关系?还需要分这么清吗?”

拂樱吐槽道,“得了,我家小免跟你可没关系,你自己被那个凶残的大姨子揍就算了,可别连累小免”

素还真顿时明了枫岫右眼的那一圈乌青是如何来的。他刚才就看到了,只是没好意思问而已。

枫岫哼了哼,“好友,我听说隔壁的莫召奴给你介绍了个姑娘?听说那姑娘的前未婚夫被被老岳父打成了生活不能自理?……”

素还真走出老远还听到拂樱斋主气急败坏的声音,“小免,赶紧把这人的月饼包好,让他滚去碎岛……祝枫岫好友这次被大姨子揍成个生活不能自理!” ……

“素还真”

“素还真”

“原来是狂刀、不二刀,还有两位夫人”

慕容婵和柳依依是霹雳镇上一所学堂的女先生,中秋节学生放假,狂刀和不二刀正是来接她们二人回家的。

“素还真,这是学堂的老师和学生一起做的月饼,你带回去给采铃和续缘尝尝”

素还真接过慕容婵手中的月饼,“那劣者就多谢二位了,祝四位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离琉璃仙境越来越近了,素还真的脚步也在逐步加快。

突然,迎面飞来一物,素还真一个转身徒手一抓,却原来又是一盒月饼!

片片白羽落地,身上扛着大包小包的绿衣青年从空中飞跃而下。

“羽人非獍,你这是?”

“今天中秋节,月饼送你,节日快乐!” 话语落,羽人非獍的身影已不见。

每逢节假日,快递行业都异常忙碌,他还要赶着去玄宗送月饼。

素还真离着老远便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拎着几盒月饼踏进家门,正好赶上屈世途和素续缘把风采铃和青衣公主做好的菜端到桌上。

“素还真!”

“爹亲!”

素还真脸上扬起笑容,“我回来了!”








晚上吃完饭后,霹雳镇的中心广场有一场中秋晚会。

这是风采铃特地邀请金光镇最有名的梅香坞剧团来演出的。

梅香坞的两个台柱子万雪夜和聆秋露这对台上台下的情侣档,一者唱歌一者弹琵琶拉开了演出的序幕。

素还真一家三口和屈世途夫妇到的时候,演出已经开场,台下坐满了观众。

萧竹盈冲风采铃和青衣招手,她已经为她们留好了位置,她的身边坐着慕容婵。

“大哥” “大哥”

却是青阳子和千层雪。

“啊,是二弟和三妹,你们也来看演出?”

青阳子道,“三妹耳闻万雪夜和聆秋露已久,我便带她来看”

千层雪笑意盈盈,“还要多谢大嫂邀请了梅香坞来表演”

青阳子和千层雪携手去了前座,素还真转身突然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熟悉的人影。

“纪无双,你怎会在这里?”

纪无双原本正和南风寄羽说话,看到素还真倒是一喜。

域界镇最近比较太平,他这个镇长也得空休了个长假,便和白儒飘雪去各地游玩。前段时间在江南偶遇了同样出来游玩的南风寄羽和莫涉心,于是四个人就干脆结伴而行了。

本来四个人前几天就该离开霹雳镇去下一个目的地的,结果临出发的前一天,白儒飘雪听说金光镇的梅香坞中秋节要来这演出,为了见一见好友聆秋露,四人便又多留了几天。

“照你这么说,纪夫人最后会作为特邀嘉宾和聆秋露一起表演?”

白儒飘雪和聆秋露都擅长琵琶!想当年白儒飘雪的名字在三镇音乐界也是响当当的啊!只不过婚后忙着帮纪无双处理域界镇的事物,便很少参与演出了。

纪无双点点头。

“那采铃要有一个大惊喜了”

素还真很高兴,自家夫人和白儒飘雪也是很久不见,待会儿能看到好友肯定很高兴。

纪无双道,“不止,我听飘雪说这次的演出还有几位神秘嘉宾呢”

“哦,那劣者更期待了!”

云门的人是一起来的,不过素还真倒是听到了身旁续缘的嘀咕声:“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

素还真微笑不语。

果然,一会儿过后,便看见与倾天红一前一后进来的瑟云。

看起来,云门好事将近呢。

“素还真,好久不见”

曲怀觞牵着妻子的手,向他示意。

“伏龙,错过了你的喜酒,可是我的一大遗憾呢”

曲、月二人的婚事一波三折,前段时间太史侯好不容易松口,曲怀觞生怕他反悔,急急的把人娶回了家。素还真当时奔波在外没能赶回来,不过红包倒是没少了他的。

曲怀觞哈哈大笑,身旁的月灵犀却是羞红了脸。







中秋佳节,来看演出的人并不少。 除了小夫妻和小情侣,还有不少人带着孩子前来。

慕少艾带着阿九,旁边是鹿王泊寒波以及和他亲家长亲家短的孤独缺老爷子,鹿王的身后跟着林主皇甫笑残和火锅组一甘人。至于羽人非獍?早就被西风小妹和燕归人拉着去找偶像签名了。

圆儿两只手分别牵着老乞丐和佛剑,身后跟着石天王,遇到牵着拂樱斋主的小免、带着女儿和儿子的黑狗兄,四个孩子愉快的进行了关于家长的交流。

刚带着老婆孩子从蝴蝶国回来探亲的蝴蝶君,抱着女儿挨个开始认人。偷着教女儿讨红包的行为被公孙月发现后,脑门被狠狠的用扇子敲了一下。

蝴蝶君抱着女儿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庞一起向公孙月卖萌,饶是英俊潇洒的公孙公子也抵抗不了。

迎面遇上同样抱着女儿的莫召奴和良峰秀泷,两位刚升级的父亲自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位母亲见此情景倒是相对一笑。

突然,场中央一阵骚动。

九祸、玉辞心、朝天骄狭路相逢。

九祸挺着高高的肚子,朱武带着三个小萝卜头紧张兮兮的跟在后面,生怕她被哪个不长眼的给冲撞了。

玉辞心身后是浩浩荡荡的一大家子,一群的俊男美女,果然是出了名的高颜值家族。

对比之下,朝天骄身边就一个冰王,显得人就太少了。不过,毕竟这两位都是一界之主,气势上也并不差。

要说这三位女性在霹雳镇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彼此虽说算不上什么闺中密友,但惺惺相惜的感情还是有的。只不过……上个月有了点过节。

这过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还是上次三人不欢而散后第一次见面。

场中的三家子你不动我不动大家都不动,外围的观众却是摩拳擦掌等着看好戏。

正当众人皆已不耐烦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山为萍,云为涛,绝逸红尘任涛涛。” 练峨眉手执绿如意,从空中飘然而下,“各位,这是发生了何事?”

朝天骄、九祸、玉辞心迅速对视一眼,玉辞心上前一步,“无,我们在迎接好友你的到来……”

……

任云踪轻声向询问身旁的人,“无幻,练峨眉怎会来这种场合?”

净无幻微微一笑,“道门之间有自己的消息流通渠道,她为什么会来你待会就知道了……”

“二位,要不要来点桃花酒?”

没等任云踪拒绝,一身异族服饰的女子便从摊子上拿了一坛递过来,“这可是我们醉仔和桃花酿的桃花酒,喝了之后保证你们像他们一样爱情甜甜蜜蜜哦”

任云踪看向他们身后,摊子上沉默的老板和美丽的老板娘,虽然彼此没有说话但眼神交流间的情意是骗不了人的,果然是对恩爱的夫妻。

“对”

一头红色杂毛的汉子伸手搂住这位异族少女的肩,“喝了桃花酒一辈子像我们一样甜甜蜜蜜”

少女左手手肘往后一击,红发男人一个闷哼,“安仔,下手别这么重啊……”

任云踪和净无幻相对一笑,接过那坛酒,付了钱。

舞台上,万雪夜和聆秋露早已下场,此刻二人身边的也是许久未见的两位好友。。

一身红衣的姑娘,一个神似万雪夜的男人,也是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

素还真原本以为这场演出的压轴节目会是白儒飘雪和聆秋露的琵琶合奏。倒是没想到,纪无双口中的“神秘嘉宾”居然是如此惊喜!

自从婚后便消失不见的关山聆月的独舞、释云生和苏苓夫妻的琴萧合奏、小飞天玉倾欢的独唱、倾君怜和色无极的双人舞……最后压轴的居然是玄宗乐团六弦四奇!

他明明刚才还看到苍和剑子一人戴一副眼镜,窝在一起给人算命呢!

玄宗多年前就因为金鎏影和紫荆衣的出走而解散了,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缘由才聚在一起的。



素还真去前排找自家妻子的时候,几位夫人正看向一个方向。

“怎么了?”

风采铃笑笑,“只是看到了两个奇怪的人,应该没事……”

素还真顺着她的方向看去,右边的角落里身着青衣、一头绿色长发的男子手上不断地擦着什么,他的右手边一位娇俏可爱的姑娘抱着他的胳膊不时说着什么。

“采铃,我想我可能认识他们……”

……




演出结束的那一刻,天上炸开无数儒门天下出产的烟花,绚丽夺目,黑夜都被照成了白昼。 素还真握着身旁妻子的手,只有一个想法:今天真好!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