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迟到很久的清明节贺文


清明节,素来是仙山上的居民最喜欢的节日。
这一天,他们能收到尚在人世的亲朋好友给他们寄来的信和各种物资。
不二做早早的便起床赶到仙山大门口,派发从现世寄来的各种东西。因为居高不下的死亡率,这些年仙山的人是越来越多,所以,清明节也是越来越忙,派发物资这种事也就没人愿意干,太累了!每年都只能抽签,这不,今年倒霉的是他和紫宫太一。想到去年那人山人海的样子,不二做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呦,唐品剑和方玉缇的速度真快……”
荻神官一边读着风飞沙寄来的信一边说道。
身后背着两个大包,跟在她身后的冲田鹰司问道,“什么真快?上次神之女不是来信说这两位要成亲了吗?”
也不知道师父到底给他寄了什么东西,怎么今年的包裹这么重啊?都快赶上仙灵地界和地狱岛的了……
“是啊,他们不仅成亲了,孩子也快出生了”
“这么快?”冲田鹰司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上次才刚要成亲,这都有孩子了……
小心地看了眼前面的人影,鹰司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突然,也不知信上写了什么,荻神官脸色一变,粗鲁的把信塞到怀里,转身从冲田鹰司身上硬拽了个包裹下来,背到自己身上。
“殷良,这种粗活我来就可以”
“闭嘴,这是神之女寄给仙灵地界和地狱岛的人的,自然是我来”
“可是……”
“别可是了,快走,皇甫定涛还等着神之女的信呢……”
神之女啊,你要是在仙灵地界太无聊就多给皇甫定涛写信吧,没事学别人八什么卦啊


“药师药师,羽仔给你寄东西了……”
断雁西风一进门就兴奋地大叫,“还有素还真和阿九……”
身后的燕归人帮着她把那些大包小包的放好。
慕少艾正坐在院里的摇椅上晒太阳,椅子摇的嘎吱嘎吱响,嘴里照旧抽着旱烟,别提多惬意了!
“呼呼,阿九都知道给老人家送东西了……”
小阿九也该长大了,不知道现在有多高了。
西风把东西放好,环顾四周一脸嫌弃:“慕老头,你这地方多久没打扫了?”
看看这杂草丛生的院子,西风摇了摇头,“看来,大哥要给你相亲的主意还是挺靠谱的……”
“咳咳咳……”,慕少艾闻言被嘴里的烟呛了一口,“西风啊,你说什么老人家年纪大了,没听清楚…… ”
西风笑嘻嘻的重复了一遍,“大哥前几天去印心阁给你报名了”
印心阁是四非凡人和伏龙先生开的一家仙山婚姻恋爱咨询处,俗称红娘处。有需要的,都可以去那里报名。
燕归人补了一句:“大哥说,他特意让四非凡人给你留了一位漂亮的女大夫,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西风啊,我……”
西风摆摆手打断他,“大哥也是为你好,好了,我们还要去给林主、秋君送东西,羽仔这次寄的可不少呢,你呀,就趁这两天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到时候人家姑娘看不上你怎么办……”
虽是一脸正色,可脸上的笑意却是止都止不住,尤其是看见慕少艾那张不断变换表情的脸。
燕归人点点头,“大哥为了这事,可是花了很多钱……”
“好了,我们走吧”
慕少艾烟也不抽了,面无表情的目送他们离去。果然,刚出门口就传来一阵哈哈哈的笑声……


湘灵趴在桌子上,双手捧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桌上硕大的包裹。
“先生,小免今年不会又送的全是胡萝卜吧?”
想到去年、前年、大前年……那整包整包的胡萝卜,两个人吃到吐……不行,今年如果还是胡萝卜,就让枫岫自己吃吧,她绝对不要再吃胡萝卜了!
枫岫手中羽扇轻摇,“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我拆了啊”
湘灵也不推辞,小免给枫岫寄的东西向来都是她拆的。除了第一次枫岫让她替他拆时有些惶恐,后来就渐渐习惯了。
白嫩纤细的十指灵活的解开包裹外面打成的结,湘灵有点疑惑,今年的包裹好似与往年有所不同。这布不是以前不知道从哪里随便扯的印花粗布,而是颇有讲究的绸缎。
内里果然还是一包胡萝卜,不过,与往年不同的是多了一幅画和一封信。
“先生,小免给你写了信,还有一幅画”
“哦?”
枫岫放下手中的扇子,打开湘灵递过去的画卷,画上赫然是一位娇俏的粉装少女,细看之下,眉眼间倒是有几分枫岫记忆中的某只粉兔子的神采。
“哎,小免都长大了”语气颇有几分复杂。
湘灵失笑,凑到他身前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这是拂樱斋主画的吧?”
她可是还记得当年凯旋侯送给她的某个人的画像呢,不过,这幅画明显比当初枫岫那幅好多了!
枫岫闻言幽幽道,“长大后的小免肯定比这画上漂亮百倍!”


霏婴牵着任剑谁的手一路蹦蹦跳跳,“相公,你说这次三姐会给我们寄什么?”
“应是你们姐妹喜欢的东西吧……”
“可是,上次大姐看到三姐寄来的东西,不知为何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明明二姐和二姐夫、她和相公都很高兴啊。
任剑谁默然无语,曌云裳心心念念她的岁月轮,好打败柳生剑影,自然对谁都没好脸色。
“听说怨姬姑娘最近又被卷入江湖,希望她平安无事才好”
霏婴第103次纠正他,“相公,你应该叫她三姐的……不过,三姐素来做事周全、运气也不错,应该不会有事的”
任剑谁照旧把那些话当成耳旁风,“你说的也是,好了,我们快走吧,待会仙山门口人太多就不好了……”


“法门”
“醉饮黄龙、刀无极、漠刀绝尘”
“百里黄泉”
“燹王”
……
仙山大门口,紫宫太一和不二做两人分工,一个念名单一个分发东西,倒是合作的很愉快。
他们合作的好,其他来领东西的人心情也舒爽。遥想去年抽到签的魔王子和暴雨心奴,那可真是……唉……,没人愿意回想那个场面。
“下一个,玄宗”
金光闪闪的金鎏影上前捞起两个大包就扛在身上,不二做内心暗笑。这玄宗也不知怎地,前几年六弦和四奇的东西是分开领的,这两年两部的人关系终于缓和了,就是可怜了金鎏影,从一开始只扛扛奇部的包,到弦部的也落到了他身上。
“金鎏影等一下,这还有两个赭杉军的……”
哦,对,除了那位六弦之首送的,还有天草和绯羽怨姬给赭杉军的。
金鎏影面无表情的右手又拎起两个大包,脸不红气不喘的走了。
不二做内心感叹: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紫宫太一拍拍他,“绯羽怨姬姑娘给你也寄了东西”
不二做看到地上鼓鼓的一大包,笑道,“果然是我老婆”
“夜愁雨姐姐,你怎么来了?”
什么?不二做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哪呢哪呢?”
周围一群人低笑。
“咳,夜愁雨姐姐还在家呢……”
不二做放心的坐了回去,眼前问剑孤鸣和咩咩正忍俊不禁的看着自己,有点尴尬,“问剑,你骗我做什么?”
咩咩脆生生的说道,“是你自己心虚”
“我会心虚,那就奇了……好了好了,这是怨姬给你们的……”
不二做把东西递给他们,“咳,刚才的事……”
“知道了,我们不会告诉夜愁雨姐姐的”,咩咩笑的像只小狐狸。
“下一个,学海无涯”
“学海无涯”
不二做捅捅身边的人,“太一啊,学海无涯好像没人来”
“你和伏龙先生交情不错,不如待会回家的时候顺便送过去吧”,紫宫太一试着提了个建议。
不二做点点头,“那也只能这样了”
……
“绝凌笙和练峨眉住在一起,让蔺无双顺便给她带过去,天疆的交给了若叶知秋,日盲族的万古长空已经领走了,荒城、异度魔界待会来人,佛狱、碎岛刚刚已经也有人领走了,其他都没了吧?”
忙了一天,终于完了,不二做现在只想好好回家休息。
紫宫太一残忍的答道,“不,这儿还有几个无衣师尹的……”
“他那个徒弟还没来?”
紫宫太一摇摇头。
不二做瞅着地上几个包,其中一个特别小的着实引人瞩目。其他人向来是恨不得把包裹塞的越大越好,这个却……
蹲下身,看了眼上面的名字,不二做顿时明白了。他还记得前几年仙山来了位一身红衣、大卷发,胸口还插着把剑的绝色姑娘到处找人比剑,把仙山搞得是鸡飞狗跳,后来人家不知怎么地就回了苦境。好像,那时她就住在素还真这位义弟家吧……
不二做倒是听说过这位姑娘是无衣师尹好友的夫人,当然,他印象更深的是另一句:也不知道两个神经病能不能养出个正常的孩子?
想到这,不二做内心仍是止不住狂笑。
“不二做,你先回去吧”
“嗯?”
“人已经来了”
不二做抬头,果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二做走后,紫宫太一把东西交给来人,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忙了一天的身体发出抗议,撩起衣袍,坐在了地上。
从宽大的袖子中抽出一封信,信封已沾上些许汗水,却仍能隐约看见“沐紫瑛”三字……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