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赭绯】多年以后

这篇好像这边没发过,从微博搬过来。






他挑开她头上鸳鸯戏水的红盖头,失了神。

一身嫁衣的她,端坐在床上,朝他展颜一笑,一如当初月华树下的初见,她嫣然一笑惊艳了他的整个人生!

只听见周围有人在笑,“赭杉,这个时候可别发愣了,赶紧喝合卺酒,待会新娘子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她知道,这个声音是他的同修好友墨尘音。

“呵,墨小四这句话你自己相信吗?……”余光中看到这是一个紫衣华服,手上摇着把扇子的道子。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六弦四奇中最为毒舌的紫荆衣了。

“哎,果然知我者唯紫师兄啊”

……

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她已完全听不清……右边的床榻蓦然下陷,他挨着她坐下。

一身新郎吉服的他,少见的有些拘谨,眼睛却充满了笑意。虽然平日早就看惯了他一身红衣,但此刻身穿婚服的他让她觉得比平时更挪不开眼!

大约,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玉臂轻挽上他的,喝合卺酒的时候她如是想。

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点不安,只有满满的充实感。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像他们两个人的衣服的颜色一样美好!

新房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散去,他轻轻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如誓言般:“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虽然当初在剑阁时他没有带她走,虽然这场婚礼迟了很久很久,可是他还在,这就够了!

……

“师父,师父,醒醒”

是谁?绯羽怨姬昏昏沉沉的醒来,只觉得脑袋生疼。
揉了揉太阳穴,她只记得小徒弟闹着要下山,她不许。结果小徒弟拿了一壶酒,说什么要是能让她中招,就必须让她下山……

“师父,我的‘醉梦人生’不错吧?我看到了哦,你做梦的时候一直在笑……”

“梦?果然,是梦啊!”她喃喃道。

“师父,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刚才说的‘醉梦人生’是什么?”

“这个啊,是我的最新作品哦,喝了之后可以让人做梦—一个人心中最美最遗憾的梦”

心中……最美的梦吗?

挥手让小徒弟出去,绯羽怨姬搬出已蒙尘多时的琴,坐在月华树下静静弹奏。

犹记道者与医者的初次相遇,也是同样的场景。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

若不是那一杯‘醉梦人生’,她可能会继续这样下去。其实,她从未忘记过他,不提是因为他一直在她的心底最深处。

月华树下,早已没了红衣道者,只余医者空在原地!

道者,早已殉身正道,久到世人早忘了当年道境惊才绝艳的六弦四奇,久到她的头上已泛出银丝,久到她的徒弟都已亭亭玉立!

原来,当年他没有答应带她走,她其实不是没有怨念的。虽然知晓他是为她好,但是却又忍不住想,如果当年她不顾一切跟他走,是否一切都会不一样?

她的徒弟曾问她,为何一直坚持独居灵蛊山?她只是微笑,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吧!

一曲终了,她伸手接住月华树上落下的花瓣。这么多年过去,什么都变了,只有这棵月华树依然如旧!

她曾为了一个人独守灵蛊山数百年,后来,她又为了一个道者在这里终老一生!

遇上那个人,是她的幸也是她的不幸!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赭杉军,你还好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