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枫湘】不负(一)

架空向,慎入

很多年后,有人问起枫岫和湘灵的第一次相遇。

紫衣华贵的枫岫主人摇着扇子,笑的一脸高深莫测,湘灵却是满脸尴尬,恨不得扭头就走。

不是她不愿说,实在是……那委实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不是传说中的才子佳人于桃花树下一见钟情,也不是什么英雄救美、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狗血戏码,初次见面的她……狼狈不堪。

湘灵是杀戮碎岛的公主,而杀戮碎岛这一代的皇脉只有湘灵和她的双胞兄长。

所以,当华朝向碎岛提出质子要求的时候,湘灵第一次强硬的坚持要代替她的王兄作为质子去天朝,作为天朝钳制碎岛的筹码。

这不只是因为满朝文武、和她父王的想法,更是因为他是她的王兄,她唯一的王兄。

碎岛可以失去一位公主,却绝不能失去唯一的太子!从小就是王兄护着她,这次,终于能为王兄做点什么,她很高兴!她也相信,她的兄长,总有一天会把她带回这片国土。

虽说早在决定代替王兄当质子的时候就已做好了准备,但真到了另一个国家,湘灵还是差点就忍不住哭着回家找王兄!

作为质子,别人虽不会对她多礼遇,但也不至于真跟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姑娘过不去。但孩子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湘灵住在皇宫,那些皇家子弟、王公贵族欺负、作弄她简直是家常便饭。这个扯一下她的辫子,那个弄花她的脸,或者故意扯破她的衣服。

湘灵第一次见到枫岫主人,便是在某次她被那些皇子、公主欺负,一个人躲在御花园里偷偷掉眼泪的时候。
枫岫主人摇着扇子,不雅地打了个嗝。
今天是太子生辰,他身为皇叔刚才被那些人灌了不少酒,还好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否则非得醉死在那不可。

“呜呜呜……”

一阵哭声传来,枫岫停住了脚步。

听起来是个小姑娘,只是也不知道是哪个宫的宫女居然敢在这御花园之内哭?枫岫皱了皱眉,触了太子的眉头,也不怕被罚?

这事搁平时,枫岫也不一定是会管的。只不过,今日大概是心情好又加上喝了不少酒,有些许醉意,于是就顺着这哭声传来的方向一路找了去。

穿过一片竹林,路过丛丛花草,绕过一群金鱼嬉戏的镜湖,爬过几座假山,枫岫终于在一座假山的拐角处找到了那个哭泣的小姑娘。

小姑娘倒是挺会找地方啊,御花园一般人不能进来,这里外面有树荫、镜湖重重遮蔽,内则几座假山形成包围之势,真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年约七八岁的小女孩,一头金色的长发,穿着鹅黄色的宫装,双手抱着膝盖呜咽,垂落的长发挡住了一切,只能看到一颗小脑袋埋在那哭的一抽一抽的。
枫岫莫名有些怜惜,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受了什么委屈才会哭成这般?

枫岫蹲下身,摸摸她的头,“小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嗯,这头发看起来漂亮,摸起来手感也好!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若是有什么秘方写进新书里,大概又可以大赚一笔了!

湘灵抬起头,眼角噙着泪,眼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鼻子上还有着鼻涕,怯怯的看着枫岫。

“你……是谁?”

剑眉星目,面若冠玉,温文儒雅,手执羽扇,紫衣华贵。

真是好看啊,湘灵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子。不知道王兄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有这般风姿?

观其年纪,应是已经过了弱冠之年,从所着服饰来看身份应当不低。湘灵想了想,没听说宫里有这么大的皇子啊?

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声音,枫岫不知怎么地,心忽然有些软了。

掏出一块手帕轻轻帮她擦掉眼泪和鼻涕,“先别管我是谁,先把眼泪擦一擦,爱哭的小姑娘会变丑的”

女孩子应该都挺忌讳这个的吧?枫岫不确定的想着,那些后妃公主和贵妇千金,哪个不是视容颜为一切?

还别说,枫岫发现这小姑娘脸上擦干净之后,还是挺漂亮的。白皙胜雪的肌肤、又大又圆的蓝色眼睛、挺翘的鼻子、樱桃小口不染而红……虽然年岁尚小,尚未长开,但已经可以预见日后是怎样的风华,只是……

枫岫暗自皱眉,女子容貌太盛,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恐会惹来祸端!

湘灵有些不知所措的享受着面前的紫衣人的擦拭。
第一次,有人这样温柔的给她擦眼泪,仿佛……她是他手里的珍宝。

父王不会,看到她他的眼里只有厌恶;王兄虽然疼爱她但是也不会这样对她,他们平时见面的时间太少,根本没这个机会给她擦眼泪,知道她被人欺负,也只能暗地里把那些人狠揍一顿。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们并不认识”

湘灵疑惑的问他,又有些紧张他的答案。

枫岫自是看出了小姑娘大概是个从小缺爱之人,有些心疼。

把手帕塞到小姑娘手里,笑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哭了,谁看着不心疼啊?”

“你……喜欢漂亮的姑娘?”

“美的事物,看着都赏心悦目,人人皆喜。吾,自然也不例外”

“那,除了漂亮呢?”

“腹有诗书气自华啊,小姑娘”

枫岫不知道,他漫不经心、随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小姑娘从此走上了另一条路,他也不知道这个心血来潮的一个小插曲开启了他和她之后一生的纠缠。

现在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湘灵最终也不知道这个长得很好看的紫衣人是谁。
这个人一直闭口不谈自己的名字,只道,“名字是给人称呼的,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我的建议是……你可以叫我阿兄”

湘灵没答应,她已经有王兄了,再叫别人阿兄,王兄若是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当然,还有一个湘灵没说出口的原因是,她觉得这个人的年纪都快能当她爹了,阿兄实在是叫不出口。

若是真叫叔叔吧,不说他会不会生气,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非常反感这个称呼。

“那我叫你先生吧”

这个大众化的称呼,怎么看都没问题。

枫岫讶异,“先生”这两个字,好像还从未有人这样称呼过他?

其他人向来都是王爷,或者皇弟、皇叔,先生这个词还挺新鲜的。

枫岫点点头。

约定好三日后再见,湘灵就雀跃着回了自己的寝宫。

临走前,她提着裙角,笑的仿佛树上绚烂的桃花,“我叫湘灵”

枫岫摇着扇子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湘灵,倒是个好名字!

他看着小姑娘跑出几步以后停下,转身又强调了一遍,“三天后你一定要来啊”

“哈,吾从不失约”

只是,彼时的他尚不知道,这是他这一生第一次失约!

也是第一次对她失约!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