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兰七

bg党/偶尔百合,女角控,基本官配,热爱拉郎

【莫泷】放开我主人

ooc严重,慎入



我叫阿黄。
我不是人。
但是也请别听了我这个疑似某种生物的名字就把我也归到那一类,其实我是一只高贵的猫,绝对和某生物没有任何关系。
提起这个名字,我就一肚子气。本大人居然有这么个蠢的名字,简直是猫生一大耻辱!我本来不叫这名字的,具体叫什么我也忘了。唉,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当年还是一只小小流浪喵的我,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被我主人捡回了家。
那年,我的主人还是个天真、可爱、善良……(以下省略一万字)的萌妹子,唯一不好的就是有个“坏”兄长!!!居然说“既然是只橘猫,就叫阿黄好了!”我的主人居然就被他哄骗着同意了!
哼哼,阿黄就阿黄吧,好歹每天可以被主人抱在手上,吃饭的时候美美的小主人喂食,主人亲自给洗白白,晚上还能和主人一起睡觉觉,这日子,比神仙还逍遥!
不过,太过幸福的人生是会被老天的嫉妒的。这不,没过多久,我完美的生活就遇到了第一个破坏者——剑!
“阿黄”,主人温柔又略有些兴奋的摸了摸我的头,“剑圣收我做徒弟了,以后我就可以跟他学剑了!”
我舔了舔她的手心,主人喜欢,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一开始,真的是这样的。
可是,后来我就没那么开心了。
自从开始学剑,主人就没再陪我睡过懒觉,每天天不亮就开始起床练剑。
不仅如此,连给我顺毛和洗澡都少了很多,不是侍女就是侍女,偶尔主人的哥哥也会接手这些事。
不过幸好,喂食这件事主人从来不假手于人。而且,每天晒着太阳看主人舞剑的生活也是十分美好的!
可惜,就这样的生活又被一个人给破坏了。
一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少年!
我的主人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蹦出来个未婚夫。
而且,主人之前明明对他没有兴趣的,为什么见了一面之后就突然改变了主意?难道那什么“东瀛第一美少年”就那么好看?连主人都被他给迷住了???
我偏不信!
好吧,我承认后来我被打脸了!
那个花座召奴确实有让我主人喜欢的资本!(其实第一次见到他,我也差点被闪晕)光是那张脸都不知道迷住了多少小姑娘。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还真想不出来除了他还有谁能配上我主人,同样的,也只有我主人这样的姑娘站在他的身边才不会自卑,不会黯然失色!
哼哼,我勉强同意他做我主人未来的夫君了!
“阿黄真淘气,秀泷你先去换衣服吧,我来给它洗澡”。
呵呵,本猫要收回刚才那句话!被花座家的公子死死压住身子的我狠狠地想着。
不过就是练了一上午的剑出了点汗而已吗?哪里用得着换什么衣服?不就是头发乱了点吗?而且这个大混蛋刚才不是已经给你擦过汗了吗?主人你以前也没这么讲究啊?
我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的主人,我相信她一定不会抛弃我的。
“那好吧,召奴,那阿黄就拜托你了,阿黄,你要乖一点啊”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主人揉了揉我头上的毛,就……这么走了???
主人你怎么了???
你一定不是我主人嘤嘤嘤!!!
“阿黄,以后洗澡这种事就不要麻烦秀泷了……”
呸!我主人愿意,你凭什么不准?
“或者……你替秀泷去陪兄长一段时间,我看他也挺喜欢你的……”
那话语中浓浓的威胁,那露出杀意的眼神,你以为本大人是被吓大的吗?就算……就算本猫有一点点怕主人的哥哥那令猫恐惧的恶趣味好了,可那又如何?你个花座召奴,在主人面前倒是一副温文尔雅、光风霁月的样子,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还兄长,你只不过是主人的未婚夫而已,主人以后还不一定嫁你呢,乱认什么亲戚!居然连一只猫的醋都吃,还趁她不在恐吓她的猫。你以为我会屈服吗?
……
“喵……”
呜呜呜,我最后还是屈服了!
我才不是怕了他,我只是怕主人离开我会不习惯!当然,花座召奴也付出了代价:被我狠狠地咬了一口!

“唉……”
我最近很烦!非常烦!
主人要办成人礼了!
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过了成人礼,也就意味着主人和那个讨厌鬼的婚事要被提上日程了!
我不喜欢主人的未婚夫,因为……只要他一出现,主人的眼里就没有我了呜呜呜
“阿黄……”
来人双手抱起我软软的身子,“多日未来城主府,想我了没?”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真是说人人到……
我头一扭,谁会想你?只不过……只不过有一点点不习惯而已,只有一点点哦。
花座召奴轻轻一笑,“原来阿黄不想我啊,那……我特意给你带的和果子不如就……”
喵呜!和果子?我立刻喵喵喵的用爪子扒着他的衣服,并用鼻子四处嗅,哪呢哪呢?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最钟爱的和果子的供应量被大大缩减,每天都想的睡不着觉,今天居然能吃到,感动的要哭了!
“呵~”我这副贪吃的样子让他忍俊不禁,抓住我在他怀里乱窜的身子,“好了好了,我的衣服都被你抓破了,不在我怀里,呐,在那呢……”
顺着方向我一眼看到了石桌上那醒目的和果子,喵呜着从他身上下来扑向那一堆好吃的……
“阿黄本来就这么胖了,你还这样……”
良峰秀泷看着正吃的不亦乐乎的某只猫颇不赞同。
花座召奴右手展开手中折扇,瞳眸温柔地看向未婚妻,“无碍,毕竟是橘猫,而且你虽这样说,哪日阿黄要是瘦了你还不是最心疼的?再说了……”眼波流转间看了眼依旧沉迷美食中的某猫,“要是真的胖的过分,兄长自会有办法让它减肥的……”
良峰秀泷掩唇轻笑,兄长早些日子便把阿黄的减肥计划提上了日程,只不过被她给拦下罢了,要不然岂会只是减少和果子的供应。
我要是知道了这件事铁定会抗议: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我要是不胖,你们才该担心呢!
当然,我不知道!
依旧与面前的美食斗争的我,偶尔抬了个头看到儒雅俊秀的公子把一只玉镯戴到主人的手上,并趁机吃豆腐的行为,也只是翻了个白眼当做没看见,继续低头吃我的。毕竟吃了人家的嘛!
不过,只限今天,下次,哼哼,本猫就要上爪子了!

评论(1)

热度(11)